宋瑞文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舊名宋竑廣
  • 326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bum (20)EAST ASIA

沉擊的清響旋開一片大地,琴弦撥彈之間涓涓點敲輪番抬高音階。雨霧迷茫,中島美雪平穩自信的歌聲仍笑對不可抗拒的力量,她要把握住無法束縛的心,在艱苦的旅途上持志而行;宏觀開展的旋律邁進合力奮起的副歌,聽見第一首「EAST ASIA」的共鳴:『國名就叫東亞,是黑瞳孔的國家,不需要講得太深奧,就只是東亞。』『國名就叫東亞,是黑瞳孔的國家,不需要講得太深奧,就只是東亞。』在這裡詩人抓住了東亞人民的最大公約數,凝聚了東亞各民族的心,將整個東亞當作同一個國度,獻給擁有黑色瞳孔的你我。大鼓喧騰, 使勁重擊,中島美雪持續歌唱東亞人民堅忍不拔的心志,也將思慕欲歸的心送過高牆。對於東亞這首視野遼闊的奇作,作者中島美雪說靈感是從西方看東方的視界開始:「說到亞洲這個字眼,不管從法國或英國的角度看,中國人跟日本人看起來是差不多的。同樣的,我們好像也分不出來芬蘭人跟瑞典人的差別,這時候感覺國境線好像沒什麼意義。話雖如此,區分國別、辨別身份還是很必要的,只是不需要因為這樣就僵固了所有的界線。」雖然有日本歌迷說這首歌就是作為日本國歌也不會有絲毫汗顏的地方,但是中島美雪的著眼點不在日本也不僅止於東亞,她表示:「到法國旅行的時候,看到他們的地圖根本畫不到日本,連補注也沒有,想起以日本為中心的日本地圖,不禁莞爾一笑。」奮力連震的鼓浪重覆副歌後沉靜下來,中島美雪的高音在廣大的星海中直湧而上;詩人的心眼飛升至太空,看著人類自我中心的行為,不禁跟著地球一起啞然失笑:『每個國家對於指示自己所在的地圖,總要強調是位於正中間。地球載著位處某一點的我的國家,邊竊笑邊轉動著。』弦樂幡然飛動,隨著陣陣鼓擊散發超越國界的包容力,中島美雪廣袤的歌聲也超越語言的限制,直接打入異國人民的胸懷,在洛杉磯錄音室外,來自其他國家的樂手們聽著這首歌掌聲不斷。還有夜會的觀眾也在台下熱烈報以好評:舞台上身穿民族風女神裝扮的中島美雪,隨著東亞一曲的節拍揮動柔荑、踩踏蓮步,翩舞在仙樂飄飄之中,以環抱地球的姿態,用歌舞禮讚東亞強韌的生命。 跟遼闊的大地剛好相反,接著是令人感到危險緊張的密閉空間。女子一人獨乘深夜的電梯,門縫緊閉之前飛進了一隻鳥,牠冷不防地擦身而過有如小刀,感覺就像第二首「如履薄冰之戀」。鍵盤、貝斯、鼓打等層層鋪排而成的編曲綿密飽滿,時而快唸時而屏息的節奏揉合速度感與緊張感,快時緊迫慢時緊張不動。心中的警鈴、節節上升的電梯、遠去的明亮街燈一一在緊迫盯人的碎拍中輪番浮現;快速流動的場景一一反映出女人複雜的心境:『總希望在被甩之前早一步把他甩掉;總想在被別的女人搶走前把他拋棄。如果逼問你何時肯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的話,當下要面臨的下場就是分手。』『這男人不是那種會理女人要求的那一型,不能提軟弱的話的我因而哭泣,這真是一場如履薄冰之戀呀。』鍵盤躍落的琴音透析女人不安的心,薩克斯風連續快速翻轉的鳴音催逼女人危殆不安的戀情:『對於只喜歡冷若冰霜型的女人的你動了真情,這真是一場如履薄冰之戀呀。』詩人曾淑美點名盛讚的陰性書寫,編曲心悸不停的迫力表現,「如履薄冰之戀」是一首絕對有資格入選中島美雪TOP10搖滾金曲的力作。 有份無情的戀愛如履薄冰,而有緣無份的分離則教人刻骨銘心。鈸音蓄勢待發,大鼓漸次重壓;今日海邊的波浪仍在拍打著海岸,但昨日的海風已不知去向。距離當時越遠在腦海越清晰的一份愛,教人流離徬徨,游移在第三首「淺眠」的狀態。中音強直吶喊,中島美雪歌唱的是一段逝去的不倫之愛:『我和你在那間房子內點燃的燭火,早已卑微的淹沒在充滿光明的年代裡。』見不得光的戀情沒有婚姻證明,但求男人也當自己是他的另一個妻女:『請求你告訴我你愛我,毫無保留地對我表白,如果沒當我是外人的話,就更不用說,更不用說。』有如激打的海浪,鼓打次次掀起狂囂的電吉他;不敵心中倫理的枷鎖,不倫的戀人悲傷地迷惘。分離至今卻更加確定的情感,讓人感覺整個城市都在呼喚著愛;迷離的裝飾假音飄渺在陣陣摧心的鼓浪,淺眠的女人蹣跚在城市喊愛的聲響。日本公信榜亞軍單曲!揪緊百萬人心的百萬銷售佳績!使夜裡的城市處處燃燒著熱情,「淺眠」一曲觸動無數個不能入眠的不倫之女。  由淺眠進入夢境,回憶卻更加鮮明。播放回憶的水鏡輕輕起了漣漪,遠處微微含光的效果音散落,琴弦與鍵盤拂下幾滴樂音,第四首「苜蓿原野」如夢一般浮現眼前。朱唇輕啟,美雪緩緩輕唱夢中的奇景,她跟隨夢中的少年來到這裡,看見一片美麗的苜蓿原野。美麗的夢境並不是事實,只是過往的變形:『我從來沒有去過開著苜蓿的原野,白晃晃搖曳的苜蓿草原,整片像浪潮般地起伏。在那裡,我呼喚那個人的名字。想起過去,他曾經送我一束苜蓿花。』所以,你的一個小小動作是我一個夢幻的世界,而夢裡的美麗幻象代表我對你真實的深情。鍵盤點了一段溫馨的小節,歌者繼續施放懷念的旋律:『令人懷念的原野如今還在嗎?這總有一天我會回去的白色原野。我可以在那裡住下來嗎?可以笑得像是活在永不醒來的夢裡嗎?』水面微晃,空靈輕脆的樂音教人想永遠留在夢裡,只可惜是夢總有醒來的一刻,只可惜醒來的時候身邊只有一個陌生人:『只要我從這樣的夢中醒來,便會在黑暗的房間裡哭泣,在陌生的臂膀裡哭泣著。記憶中的他,永遠都是少年的模樣。』 第五首「誕生」對歌迷來說是每次票選必定居於上位的名曲,其溫暖動人的歌詞撫慰過無數受創的心靈,而歌手慎原敬之也是在其中得到療癒的一位。高中畢業後,慎原敬之和母親相處的日子爭吵不斷。母親因為自己做生意不穩定的關係,希望兒子能過安定的上班族生活,於是強迫慎原去考大學。可是慎原不但補習班翹課,還整天坐在河堤旁邊聽隨身聽,有時一離家就是一個禮拜,就這樣度過兩年浪蕩的生活。黯然無光的日子裡,這一路走來支持著他的都是音樂。出道數年後,又被打從心底信任的友人所背叛,面臨人生的重大危機,在這個時候給他活下去的力量的,就是中島美雪的這首「誕生」。鋼琴清澄的音符一聲聲觸動了心房,輪彈的琴弦梳開了往事。低迴又略帶滄桑的旋律靜靜走出,歌者以誠懇的中音緩緩梳理傷痛,吟唱過往完句無痕:『越喜歡和人爭強鬥氣的人,在人生旅途只要遇到些微的寂寞,便比他人更容易感受到挫折。就算是喊破喉嚨也喚不回的愛情也罷,請明確的告訴我:沒有哪一段感情是徒然的。就算是等到白頭也等不到他回頭的愛情也罷,請肯定的告訴我:付出過的青春,沒有一分是白費的。』過去和母親無數的爭吵,或許逼著慎原對家裡更為冷漠,但爭執過後的心靈卻越加脆弱,更無法承受寂寞。隨著親情、友情接連失去溫度,內心便越渴望發光發熱:『每當失去某個依靠者的時候,我就更加的希望能夠成為別人的守護者。』鼓聲沉沉地降下了怨懟,冷凝浮過的電吉他聲響平視愛憎,中島美雪的嗓音厚實溫暖,撫慰年久月深的寂冷:『不管曾心懷恐懼或怨懟憎恨,總有一天可以真正瞭解什麼才是愛。... ...我一邊祈禱一邊惋惜著這些過去了的人事物,突然省悟其實早已明瞭什麼叫做「愛」了。』友人的背叛給慎原帶來嚴重的財務危機以及面臨民事訴訟的壓力,曾經在心中追問:「對我那麼溫柔的人為何會帶給我滿腹心酸的回憶?」的慎原,自言走到這個地步就算有能力去安慰別人,也沒有辦法再去愛人,甚至感覺自己的痛楚已至極限,沒有辦法更痛了。但那時耳邊在聽的「誕生」這首歌,聯結了人與人之間的終點與起點,不管是結束或新生都佈滿了無限的愛意:『在每個人的心裡至少有句難以忘懷的話吧,就算是「再見」這兩個字也包含著濃濃的愛意。』痛苦的當下,誕生高亢的副歌響起,是生之訊息、是一股活下去的力量傳達到慎原的心裡:『別忘記;出生的那一刻每個人都聽過的那句話,豎起耳朵回想一下吧,最初聽見的歡迎詞。』『記起它,如果你真的想不起來的話,我隨時都很樂意的對你說:有你的這個世界真好!』當然,聽見這句鼓勵的不止慎原敬之一人。在中島美雪演唱會一旁,許許多多熱淚盈眶的歌迷,可能都跟他一樣,在黯然無光的時刻裡聽著「誕生」,然後在感覺自己行屍走肉的時候重獲新生。 就跟慎原敬之依賴音樂度過黯然的歲月一樣,樂團震天價響的LIVE HOUSE也是許多無處可逃的人們唯一的去處,音樂在這裡成為現實生活中苦悶的出口。看著LIVE HOUSE裡的另一個世界,腦海裡繞著第六首「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編曲散發向前奔跑的熱力,讓人想擁抱情歌、丟掉教科書;對一切都感到心煩,對自己也感到不滿,要跑到LIVE HOUSE遠離一切。中島美雪粗野的音質宣洩不爽,合聲跟著喧嘩。除了雜亂齊下的各種鼓聲之外,飛馳的電吉他也來助攻,來LIVE HOUSE這裡忘懷一切吧,不來這裡要去哪裡呢?接著第七首「她,不是我親妹妹。」一轉吵鬧的氣氛,傳來祥和的樂聲。背景音樂裡鍵盤、大鼓、弦樂、手風琴等,三三兩兩彼此呼應,此起彼落交互唱和。平和溫馨的氣氛中,回想她無限的好,她歡笑的容顏或哭泣的臉。但回想到自己無可救藥的錯,不管是相合的感覺或是命運的邂逅,都不能免除自己的罪。如合聲般協和的歌聲悠悠,往事不再復返。如果有血緣關係可以作最後割不斷的連繫,或許還會以某種形式在一起。但妳不是我的親人,不是我的妹妹,於是我們的爭執結束了,而妳的容顏也遠去,只剩下再見兩字道別離。 對許多不是那麼熟悉中島美雪的朋友來說,提起中島美雪多是以「時代」作為代表曲;但是對於深入了解美雪、特別是會去觀賞夜會的歌迷來說,第八首「兩艘船」可能才是他們的最愛。作為語言的實驗場所夜會的主題曲,「兩艘船」在不同的劇情脈絡下以各種形式串接過各種不同的情感,其情感包涵幅度之大與格局之壯闊皆令人印象深刻。在不同的版本中,收錄於專輯「EAST ASIA」的版本尤有獨到之處,可說是表現出中島美雪之神髓的作品。暗夜迷航,望眼風平浪靜的海面規律地起伏,鋼琴細語寥落,受困於思念之苦的心寂寞不悟。中島美雪的中低音穩健平實,低訴著對歲月之流的願望:『聽說歲月有能力帶走一切,但又為何忘了帶走我的寂寞呢?告訴我,要到哪時候才能夠隨心所欲地看破…… 好放下對他的思念之情呢?』『我所希望的並不是難以實現的願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歲月啊,如果最後要留些什麼給我的話,請衡量我有多少的寂寞便給我等量的愚痴吧。』有如雪花飄落手心化為眼淚,序曲的詩句動人至極,為情所困的人兒願意束手就擒,不求解脫但求陷溺。鋼琴的琴音輕灑,微微推動了波流,歌者低沉的嗓音沉穩地操舟而行;你我被大海隔開的身影同心前進,縱然海鳥的警語叨唸不停,在一旁訴說殘酷的天意。低語的琴音漸漸隨著浪潮爬低走高,綿密的敲響鋪陳風雨欲來的預警,但超越時空的心意無遠弗屆,感應著你的我無所畏懼:『要是哪天不幸的我被巨浪擊垮時,同在這片海域的你的船身,應會感應到我,發出些微的聲響吧。只要能確切的知道你真的在乎著我,我便能繼續我苦難的航程,就算船纜寸斷;讓狂風大浪吞沒也甘願!』風浪大作,寂靜的海面忽被內心的悲鳴劃破;驚濤駭浪之中,一道道力挽狂瀾的巨響,無時無刻都聽得見:『你悲傷的呼喊,聲聲打在我的胸口。「活下去!」這令我又重新燃起生機。』就像緊緊扯住風帆與巨浪搏鬥一般地雄壯,中島美雪的歌聲迫擊出層層渾厚的滄桑感;感應的孤心生出無限的勇氣,澎湃的合聲引出對時光的吶喊:『我所希望的並不是難以實現的願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啊!!!』此句於序曲時嘆息的口吻丕變,逆風滿帆的壯烈嗓音破浪而出。全心全意將自己淋濕在愚癡的風浪,要一生的寂寞盡數消去,儘管夜海夜空一片黑漆,我確信能感覺到我倆從未分離的心:『風強浪高,漆黑一片的天空看不到半顆星。風強浪高,深邃黑暗的海洋望去無有邊際。在風中;在浪中,那微不足道的愛情有如載浮載沈的葉子般危急。』『你和我是兩艘船,各為一艘船,也是同一艘船。你和我是兩艘船,各為一艘船,也是同一艘船。你和我是兩艘船…………………』 渡過風浪,在寂靜的黑夜中望向地平線的那一方,簡單的幾橫平鳴拉起漸次增亮的晨曦;晶瑩的音效掠過,光線漸漸開展,鋼琴落下的幾聲琴音帶來沁人的清氣。有緣的人們握住手中的第九首「線」而相遇,攜手同心,傾聽中島美雪溫暖堅定的歌聲與旋律。有喜有悲的人生,有不明所以的緣份,也有不明所以的傷痛。但在此邂逅的兩段際遇不同的人生,可以溫暖彼此,也可以溫暖他人:『縱向的線是你,橫向的線是我。互相交織而成為布。有一天或許會有人,因為它而感到溫暖。』為了相遇的人而誕生,為了相遇的人而生存,中島美雪的這首「線」不僅交織著緣份,也觸動了人們的心弦。  我們在「線」這首歌聽見幸福的證言,相信契合的心靈無懼於無光的暗夜,就算要面對那風高浪急的惡海,似乎也能如履平地般地航行其上。想到中島美雪所帶給我們的這種波瀾不驚的穩定感,日本著名樂評家石原敬一在一篇名為「時代輪迴──我們之所以要回歸中島美雪的意義」的文章中有一段話說的不錯:「人的生活總是反覆被時代的浪潮所翻弄,驅策我們的或許是害怕與時代脫節的恐懼感,或許是自認能掌握時代脈動的優越感,在這樣反覆的追逐裡,我們在迷惘中逐漸力竭,在只想閉上眼睛的時刻,可以聽到的便是中島美雪的歌。」相互感應的兩艘船靜靜地航行在夜海,無數黑色瞳孔的眼睛眺望著大地;內在情感的牽繫,外在形體的相似,種種緣份的絲線交織著生命。夢境、地球;音樂、宇宙...一切一切顯現在中島美雪的歌曲裡。 補充說明,編曲全由瀨尾一三製作,但第一首的弦樂編曲是David Campbell所編(3座奧斯卡獎、22座葛萊美獎得主)。第四首跟第八首是夜會的原創曲。第五首被收錄在日本高中的現代文教科書。雖然過去到現在,美雪被電視電影等等選為主題曲的情形很多,不過這裡有比較特殊的現象,專輯有三首歌二度作為戲劇或展出的主題曲,歷經時代而不褪色。第五首在92年作為電影「奇跡の山─さようなら名犬平治」的主題曲之後,06年又被富士電視台戲劇「生きててもいい…?~ひまわりの咲く家~」選為主題曲。第八首被選為電影「霧之子午線」的主題曲後,05年又被富士電視台台慶大戲「渡海的小提琴」選為主題曲。第九首的情形也一樣,98年被選為連續劇「聖者的行進」片尾曲後(該劇的主題曲是中島美雪的「命之別名」),05年又被日本文化廳所舉辦的國民文化祭選為主題曲。由此可見,這張專輯的歌曲令人鐘愛的程度有多麼歷久不衰(其他資訊詳見頁面最末);在04年也被Mr.children主唱櫻井和壽另外所組成的公益樂團BANK BAND所翻唱,其後並成為住友生命銀行的廣告曲。另外,從這張專輯開始一直到現在,美雪的髮型和化妝都交給泉沢紀子處理。 p.s.頁面播放的是專輯第八首「兩艘船」,按esc鍵可停止。這個版本和專輯「10wings」收錄的版本大異其趣,大家可以到前面介紹夜會的文章「夜會--語言的實驗場所」比較兩個版本的氛圍。第一首「EAST ASIA」在上篇文章「中島美雪帶給我以及其他美雪迷的衝擊」可以聽到。第九首「線」在日本國民文化祭的活動頁面可以試聽一部份,進入頁面後在美雪的照片右下一個有試聽字樣的圖案點擊就能聽了。  □ SONGS 【トラック (CD/MT) | 曲名 | 作詞 I 作曲 | 編曲 | 演奏時間 (CD/実測値)】 01 A-01 EAST ASIA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David Campbell 06:48 02 A-02 やばい恋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4:39 03 A-03 浅い眠り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5:21 04 A-04 萩野原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6:35 05 A-05 誕生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6:49 06 B-01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4:49 07 B-02 妹じゃあるまいし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4:39 08 B-03 二隻の舟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8:12 09 B-04 糸 中島みゆき 中島みゆき 瀬尾一三 05:07 Total 52:59 □ MUSICIANS (※曲毎データ参照) □ STAFF Produced by 瀬尾一三, 中島みゆき/ Engineered by Tad 後藤/ Additional Engineered by 市川高信, Ray Blair/ Assisted by 植松豊,横山芳之, 永井一.伊東政孝, 木戸孝真, 松尾尚美, 中山信彦竹原具隆, 工藤雅史, 関根正次, 中村謙司, Jim Gillens/ Recorded at BURNISH STONE, Z'd, Sound Valley, ARC GARRET, SOUND INN, VINCENT, JIVE, Epicurus & WEST SIDE(Totyo), CapitoI Studios( Los Angeles)/ Mixed by Tad後藤 at VINCENT(Tokyo), Joe Chiccarelli at Larrabee North(Los AngIes)/ Assisted by:竹原具隆, Jamie Seyberth/ Mastered by Tom Baker at Future Disc Systems(Los Angeles)/ Pony Conyon A & R:渡辺有三, 鈴木巧一/ Producer's Assistant:伊藤穀/ Artist Promotion:菅義夫/ Disc Promotion:岡本忠好, 吉田就彦, 青木祥子/ Music Co-ordination:木村孝司, 宮田文雄, 高谷智子(Tokyo), Ruriko Duer(Los Angeles)/ Art Direction & Photograph:田村仁/ Cover Dsign:荒井博文/ Illustration:加島慈子/ Hair & Make up:泉沢紀子/ Artist Management:鈴木康司/ Assistant:西田真紀/ Management Desk:林篤子/ General Management:烏野隆弘/ DAD.:川上源一 □ GOODS 【初回特典】全版海報 □ RANKING 【種別 | 最高位 | 初登場 | 売上 | 日付】 CD 2 2 304,930 1.EAST ASIA/東亞 降りしきる雨は霞み 地平は空まで 下不停的雨模糊了景色,地平線和天空緊連在一塊。 旅人一人歩いてゆく 星をたずねて 獨有個旅者還在趕路,向自己的夢想邁進。 どこにでも住む鳩のように 地を這いながら 如同四處可見的鴿子一般,辛苦的匍匐前行, 誰とでもきっと 合わせて生きてゆくことができる 絕對有信心能夠迎合任何人的活下去。 でも心は誰のもの 心はあの人のもの 但我的心屬於誰?我的心是他的。 大きな力にいつも従わされても 就算總是屈服在不可抗拒的力量, 私の心は笑っている 我的心仍然在笑著。 こんな力だけで 心まで縛れはしない 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連我的心一起束縛住。 くにの名はEAST ASIA 黒い瞳のくに 國名就叫東亞,是黑瞳孔的國家,   むずかしくは知らない ただEAST ASIA 不需要講得太深奧,就只是東亞。  くにの名はEAST ASIA 黒い瞳のくに 國名就叫東亞,是黑瞳孔的國家,   むずかしくは知らない ただEAST ASIA 不需要講得太深奧,就只是東亞。  2. モンスーンに抱かれて 柳は揺れる 柳樹,被季節風吹得搖晃不已, その枝を編んだゆりかごで 悲しみ揺らそう 想用這些枝條編成的搖籃來哄我的悲傷。 どこにでもゆく柳絮(りゅうじょ)に姿を変えて 把自己化身成無處不到的柳絮, どんな大地でも きっと生きてゆくことができる 不管在哪片土地都有能力活下去。 でも心は帰りゆく 心はあの人のもと 不過我的心總想歸去, 山より高い壁が築きあげられても 那怕和他之間築起一片比山還高的圍牆, 柔らかな風は 笑って越えてゆく 也能像陣輕柔的風,輕鬆的越過。 力だけで 心まで縛れはしない 別想用任何力量,連我的心一起束縛住。   くにの名はEAST ASIA 黒い瞳のくに 國名就叫東亞,是黑瞳孔的國家,   むずかしくは知らない ただEAST ASIA 不需要講得太深奧,就只是東亞。  くにの名はEAST ASIA 黒い瞳のくに 國名就叫東亞,是黑瞳孔的國家,   むずかしくは知らない ただEAST ASIA 不需要講得太深奧,就只是東亞。  世界の場所を教える地図は 每個國家對於指示自己所在的地圖, 誰でも 自分が真ん中だと言い張る 總要強調是位於正中間。 私のくにをどこかに乗せて 地球は 地球載著位處某一點的我的國家, くすくす笑いながら 回ってゆく 邊竊笑邊轉動著。    くにの名はEAST ASIA 黒い瞳のくに 國名就叫東亞,是黑瞳孔的國家,   むずかしくは知らない ただEAST ASIA 不需要講得太深奧,就只是東亞。  霞み/かすみ;地平/ちへい;鳩/はと;旅人/たびびと; 這い/はい/這う;従わされ/したがわされ/したがう; 枝/えだ;編んだ/あんだ/編む。 2.やばい恋/如履薄冰之戀 閉じかけたドアから鳥が飛び込んだわ 即將關閉的門縫中闖進了一隻鳥, 夜のエレベーターは私一人だった 夜晚的電梯裡只有我一個人。 ナイフだと思ったわ ありうるわ この恋 認定這場戀愛有如刀子般危險,看來這並不是我的胡思亂想。 頬をかすめて飛んだ小さな影 從我臉頰飛速掠過一個小小的影子, 非常ベルが鳴り続けている 心の中ではじめから 在我的內心裡,警鈴從一開始就沒有中止過。 いまさらどこでどんな人探せばいいの 到了這個地步,還要到哪去找多理想的人呢? 隣にいてと言いたかった 想要對你說:求你留在我身邊。 私を見てと言いたかった 想要對你講:請你正眼看我。 女々しいことを押さえきれず口に出したら終わりね 如果壓抑不住軟弱的心而脫口而出,馬上要面臨的下場就是分手。 冷めたような女しか好きになんかならない 對於只喜歡冷若冰霜型的女人的你動了真情, あの人にマジになってゆく やばい恋 這真是一場如履薄冰之戀呀。 恐ければ触れるのね次のフロアボタン 如果這麼擔憂的話就去按往下一層的按鈕吧, あの人は私から降りるのを待ってる 這傢伙一直在等著我主動出擊。 サヨナラという札を最後まで出さずに 他無論如何不肯亮出分手這張牌子, なんとなく終わるのを狙っている 滿心期待著會不會就這樣莫名其妙的結束。 光りながら昇ってゆく ガラスのエレベーターの外で 倒映在透明電梯外的明亮街燈邊上昇邊遠去, 街灯り遠ざかるあの人に似てるわ 這情景就和他非常相似。 ふられる前にふりたかった 總希望在被甩之前早一步把他甩掉; 盗(と)られる前に捨てたかった 總想在被別的女人搶走前把他拋棄。 いつまでなんて問いつめたらその日限りで終わりね 如果逼問你:何時肯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的話,當下要面臨的下場就是分手。 頼み込んでいてもらう男なんかいらない 這男人不是那種會理女人要求的那一型 そんなふうに言えなくって泣く やばい恋 不能提軟弱的話的我因而哭泣,這真是一場如履薄冰之戀呀。 ふられる前にふりたかった 總希望在被甩之前早一步把他甩掉; 盗(と)られる前に捨てたかった 總想在被別的女人搶走前把他拋棄。 いつまでなんて問いつめたらその日限りで終わりね 如果逼問你:何時肯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的話,當下要面臨的下場就是分手。 冷めたような女しか好きになんかならない 對於只喜歡冷若冰霜型的女人的你動了真情, あの人にマジになってゆく やばい恋 這真是一場如履薄冰之戀呀。 閉じかけた/とじかけた/閉じかけた;頬/ほお;非常/ひじょう; 鳴り/なり;触れる/ふれる;狙っている/ねらっている/狙らう; 問いつめた/といつめた/問いつめる; 頼み込んで/たのみこんで/頼み込む。 3.浅い眠り/淺眠 忘れないと誓ったあの日の夏は遠く 離當初和你約定互不相忘的那個夏天已經很遙遠了。 寄せて返す波にもあの日の風はいない 波浪同樣拍打著海岸,但吹著的已不是當日的風了。 ああ二人で点したあの部屋のキャンドルは 我和你在那間屋子內點燃的燭火, 光あふれる時代の中で どこへはかなく消えていったのか 早已卑微的淹沒在充滿光明的年代裡。 恋しさを聞かせてよ 請求你告訴我你愛我, 惜しみなく聞かせてよ 毫無保留的對我表白。 他人じゃないなら なおさら なおさら 如果沒當我是外人的話,就更不用說;更不用說。  浅い眠りにさすらいながら  沈陷於淺眠狀態裡夢遊著,  街はほんとは愛を呼んでいる  其實整個城市都渴望著愛。  浅い眠りにさすらいながら  沈陷於淺眠狀態裡夢遊著,  街はほんとは愛を呼んでいる  其實整個城市都渴望著愛。 2. 風の中にふるえて瞬く星のように 有如在風中凍著不斷眨眼的星星一般, あやまちかもしれないと哀しく迷っていた 我們倆悲傷的迷惘著或許做錯了決定。 ああ二人気づかない 失ってみるまでは 我和你直到失去對方的時候,  誰が一番ほしい人なのか 才驚覺到最想要的人是誰; 何が一番つらいことなのか 最令人斷腸的事是什麼。 恋しさはこわれもの 愛情向來都是易碎的; せつなさはこわれもの 悲傷又是最傷人的。 他人じゃないなら なおさら なおさら 如果沒當我是外人的話,就更不用說;更不用說。  浅い眠りにさすらいながら  沈陷於淺眠狀態裡夢遊著,  街はほんとは愛を呼んでいる  其實整個城市都渴望著愛。  浅い眠りにさすらいながら  沈陷於淺眠狀態裡夢遊著,  街はほんとは愛を呼んでいる  其實整個城市都渴望著愛。  浅い眠りにさすらいながら  沈陷於淺眠狀態裡夢遊著,  街はほんとは愛を呼んでいる  其實整個城市都渴望著愛。 点した/ともした/点す;惜しみ/おしみ;浅い/あさい。 4.萩野原/苜蓿原野 1. なつかしい野原で遊んでる夢を見ました 我夢見在懷念的原野裡遊玩, 何がそんなにおかしいのか 笑っていました 似乎有誰兀自笑著。 風の吹く野原で 髪が舞い上がっても 風吹拂過原野,他的頭髮隨風飛揚。 笑いながら走ってゆく後ろ姿 那背影一邊笑著、一邊跑。 振り返ると いつのまにか後ろ姿 當我一回頭,那每每以背影現身的人兒; 振り返ると あの人に変わっていって 在我就要回頭的時候,便不再是剛剛顯現的那樣。 招くように急がすように笑って 消えました 像是要跟我招手似地急忙笑著,隨即便消失了。 2. 萩の咲く野原は行ったことがないのに 我從來沒有去過開著苜蓿的原野, 白く揺れる野原は まるで波のようでした 白晃晃搖曳的苜蓿草原,整片像浪潮般地起伏。 その中で私はあの人を呼んでいました 在那裡,我呼喚那個人的名字。 思い出せば 昔一輪もらいましたね 想起過去,他曾經送我一束苜蓿花。 目をさますと 暗い部屋で泣いています 只要我從這樣的夢中醒來,便會在黑暗的房間裡哭泣, 知らぬ人の腕の中で泣いています 在陌生的臂膀裡哭泣著。 思い出せるあの人は いつも少年です 記憶中的他,永遠都是少年的模樣。 3. なつかしい野原は今もあるのでしょうか 令人懷念的原野如今還在嗎? いつか私が帰ってゆく白い野原は 這總有一天我會回去的白色原野。 その中に私は 住むことができるでしょうか 我可以在那裡住下來嗎? 何も起きない頃のように 笑うでしょうか 可以笑得像是活在永不醒來的夢裡嗎? 目をさますと 暗い部屋で泣いています 只要我從這樣的夢中醒來,便會在黑暗的房間裡哭泣, 知らぬ人の腕の中で泣いています 在陌生的臂膀裡哭泣著。 思い出せるあの人は いつも少年です 記憶中的他,永遠都是少年的模樣。 野原/のはら;舞い上がって/まいあがって/舞い上がる; 萩/はぎ;一輪/いちりん;頃/ころ。 5.誕生/誕生 ひとりでも私は生きられるけど 就算是孤單的一人我也有信心好好的活下去, でもだれかとならば 人生ははるかに違う 但是能有個知心者來陪伴的話,這一生將會更加精彩。 強気で強気で生きてる人ほど 越喜歡和人爭強鬥氣的人, 些細な寂しさでつまずくものよ 在人生旅途只要遇到些微的寂寞,便比他人更容易感受到挫折。 呼んでも呼んでもとどかぬ恋でも 就算是喊破喉嚨也喚不回的愛情也罷, むなしい恋なんて ある筈がないと言ってよ 請明確的告訴我:沒有哪一段感情是徒然的。 待っても待っても戻らぬ恋でも 就算是等到白頭也等不到他回頭的愛情也罷, 無駄な月日なんて ないと言ってよ 請肯定的告訴我:付出過的青春,沒有一分是白費的。  めぐり来る季節をかぞえながら  掐指算算流過眼前的季節;  めぐり逢う命をかぞえながら  掐指算算遇過的一切人事物。  畏れながら憎みながら  不管曾心懷恐懼或怨懟憎恨,  いつか愛を知ってゆく  總有一天可以真正瞭解什麼才是愛。  泣きながら生まれる子供のように  就如同哭泣著出生的嬰兒一樣,為了重新出發而放聲哭泣。  もいちど生きるため 泣いて来たのね  為了重新出發而放聲哭泣。 Remember 生まれた時 だれでも言われた筈 別忘記;出生的那一刻每個人都聽過的那句話, 耳をすまして思い出して 最初に聞いた Welcome 豎起耳朵回想一下吧,最初聽見的歡迎詞。 Remember 生まれたこと 別忘記;你來到了人世。 Remember 出逢ったこと 別忘記;別忘記你和我相遇。 Remember 一緒に生きてたこと 別忘記;我們一起生活的點點滴滴, そして覚えていること 以及曾擁有的一切回憶。 ふりかえるひまもなく時は流れて 連稍微轉頭回顧的機會都沒有,歲月是如此快速的流過。 帰りたい場所が またひとつずつ消えてゆく 心靈的歸依處所片刻間一個個成為了過往雲煙。 すがりたいだれかを失うたびに 每當失去某個依靠者的時候, だれかを守りたい私になるの 我就更加的希望能夠成為別人的守護者。  わかれゆく季節をかぞえながら  掐指算算流過眼前的季節;  わかれゆく命をかぞえながら  掐指算算遇過的一切人事物。  祈りながら 嘆きながら  我一邊祈禱一邊惋惜著這些過去了的人事物,  とうに愛を知っている  突然省悟其實早已明瞭什麼叫做「愛」了。  忘れない言葉はだれでもひとつ  在每個人的心裡至少有句難以忘懷的話吧,  たとえサヨナラでも 愛してる意味  就算是「再見」這兩個字也包含著濃濃的愛意。 Remember 生まれた時 だれでも言われた筈 別忘記;出生的那一刻每個人都聽過的那句話, 耳をすまして思い出して 最初に聞いた Welcome 豎起耳朵回想一下吧,最初聽見的歡迎詞。 Remember けれどもしも 思い出せないなら 記起它,如果你真的想不起來的話, わたし いつでもあなたに言う 生まれてくれて Welcome 我隨時都很樂意的對你說:有你的這個世界真好! Remember 生まれたこと 別忘記;你來到了人世。 Remember 出逢ったこと 別忘記;別忘記你和我相遇。 Remember 一緒に生きてたこと 別忘記;我們一起生活的點點滴滴, そして覚えていること 以及曾擁有的一切回憶。 強気/つよき;些細な/ささいな;畏れ/おそれ。 6.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不是這裡該往哪裡去? 1. 拾ってきたラジカセだけが たったひとつの窓だった 只剩下撿到的收音機,是我對外唯一的窗口;  教科書よりずっとはるかに 真実に聴こえたラヴソング 它讓我從教科書外更遠的地方,聽見了情歌中的真實。 手当たりしだいムカついてた 隨便什麼事我都會惱怒, 実は自分にムカついていた 其實是因為自己而惱怒。 追われるように街を離れて 逃離像是被人追趕在後的街道, 行くあても理由もなく 急かされる気がした 不知道該去哪裡不清楚理由就逃,感覺自己被逼急了; 心の中で 磁石のように何処かから 心中某處似乎有了方向, 絶え間なく 呼ぶ声が聴こえた 持續不斷地,聽到那呼喊的聲音。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2. もぐりこんだライヴハウスは 帰りも一人だったけど 待在群眾魚貫竄入的live house,回去的話家裡也只剩我一個。  握りしめたグラスの 氷溶かす何かの熱を見た 從緊握住的玻璃杯中,我看到一股將杯中冰塊溶解的熱力。 何もできない自分のこと 什麼都不行的我, ずっと嫌いになりかけていた 一直都在意著這些自我厭惡的事。 追われるように街を離れて 逃離像是被人追趕在後的街道, 行くあても理由もなく 急かされる気がした 不知道該去哪裡不清楚理由就逃,感覺自己被逼急了; 何かになれる約束もなく 逃開束縛著我的一切, ただ風が吹くように ころがりだしたのさ 就像吹拂過的風一樣,從這個地方旋逃出去。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此処じゃない何処かへ    不是這裡是該往哪裡去?     拾って/ひろって/ひろう;教科書/きょうかしょ;真実/しんじつ; 手当/てあて;磁石/じしゃく;絶え間/たえま; 握りしめた/にぎりしめた/握りしめる;溶かす/とかす。 7.妹じゃあるまいし/她 不是我親妹妹 1. 初めて出会ったとき 不思議な気がした 初次相逢的時候,就有股不可思議的感覺, 鏡よりもっと似てる人を みつけた気がした 發覺她比鏡中的我更像自己。 離れず暮らすことが 自然だった日々 然後開始了形影不離也習以為常的日子,  命ある限りずっと 二人でいると思ってた 一直相信這是命運的邂逅,深信我倆會永遠在一起。   妹じゃあるまいし   正因為不是親妹妹的緣故,   別れたらそれまで   一旦別離就到此為止;   笑顔も泣き顔も   她歡笑的容顏或哭泣的臉,   別れたらそれまで   一旦別離便不復再見。 2. 思いもよらぬうちに 傷つけることを 那段意想不到的時光裡,有著傷人的生活點滴; どれくらいあの人に 浴びせ続けたのかしら 我想我是不斷地不計其數地將這些傾倒在她的身上。 もしも妹になら もっと早い日に 如果她是我的妹妹,在為時已晚之前, あの人も つらくなる前に何か言えたはず 在她也變得難過無奈之前,至少我還能夠說些什麼吧。    妹じゃあるまいし   正因為不是親妹妹的緣故,   ケンカなんかしない   爭執什麼的都不會再有。    でも その代わり二人には   但,之後倆人之間所剩下的,   サヨナラだけだった   只有再見兩字而已。   妹じゃあるまいし   正因為不是親妹妹的緣故,   別れたらそれまで   一旦別離就到此為止。   笑顔も泣き顔も   她歡笑的容顏或哭泣的臉,   別れたらそれまで   一旦別離便不復再見。   妹じゃあるまいし   正因為不是親妹妹的緣故,   別れたらそれまで   一旦別離就到此為止。   笑顔も泣き顔も   她歡笑的容顏或哭泣的臉,   別れたらそれまで   一旦別離便不復再見。 自然/しぜん;限り/かぎり;浴びせ続け/あびせつづけ/浴びせ続く。 8.二隻(そう)の舟「兩艘船」 時は 全てを連れてゆくものらしい 聽說歲月有能力帶走一切, なのに どうして 寂しさを置き忘れてゆくの 但又為何忘了帶走我的寂寞呢? いくつになれば 人懐かしさを うまく捨てられるようになるの 告訴我,要到哪時候才能夠隨心所欲地看破……… 好放下對他的思念之情呢?  難しいこと望んじゃいない  我所希望的並不是難以實現的願望,  有り得ないこと望んじゃいない  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時よ 最後に残してくれるなら 歲月啊,如果最後要留些什麼給我的話, 寂しさの分だけ 愚かさをください 請衡量我有多少的寂寞便給我等量的愚痴吧。 おまえとわたしは たとえば二隻の舟 你和我好比是兩艘船, 暗い海を渡ってゆく ひとつひとつの舟 有如橫渡於漆黑大海獨自前行的船隻。 互いの姿は波に隔てられても 就算彼此的身影被海浪隔絕也罷, 同じ歌を歌いながらゆく 二隻の舟 仍是極有默契﹑一唱一合而進的兩艘船。  時流を泳ぐ海鳥たちは  這些在生活中淒涼掙扎的海鳥們,  むごい摂理をささやくばかり  總是不斷的提醒我們:生命是全苦無樂的啊。  いつかちぎれる絆見たさに  牠們看我倆越離越遠直到失去聯繫,  高く高く高く  因此越飛越高;越飛越高。 敢えなくわたしが 波に砕ける日には 要是哪天不幸的我被巨浪擊垮時, どこかでおまえの舟が かすかにきしむだろう 同在這片海域的你的船身,應會感應到我,發出些微的聲響吧。 それだけのことで わたしは海をゆけるよ 只要能確切的知道你真的在乎著我,我便能繼續我苦難的航程, たとえ舫い綱は切れて 嵐に飲まれても 就算船纜寸斷;讓狂風大浪吞沒也甘願! きこえてくるよ どんな時も 無論何時,我都聽得見那……. おまえの悲鳴が 胸にきこえてくるよ 你悲傷的呼喊,聲聲打在我的胸口。 越えてゆけ と叫ぶ声が ゆくてを照らすよ ”活下去!”。這令我又重新燃起生機。 おまえの悲鳴が 胸にきこえてくるよ 你悲傷的呼喊,聲聲打在我的胸口。 越えてゆけ と叫ぶ声が ゆくてを照らす ”活下去!”。這令我又重新燃起生機。  難しいこと望んじゃいない  我所希望的並不是難以實現的願望!!!!!!!  有り得ないこと望んじゃいないのに  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啊!!!!!!! 風は強く波は高く 闇は深く 星も見えない 風強浪高,漆黑一片的天空看不到半顆星。 風は強く波は高く 暗い海は果てるともなく 風強浪高,深邃黑暗的海洋望去無有邊際。 風の中で波の中で たかが愛は 木の葉のように 在風中;在浪中,那微不足道的愛情有如載浮載沈的葉子般危急。 わたしたちは二隻の舟 ひとつずつの そしてひとつの 你和我是兩艘船,各為一艘船,也是同一艘船。 わたしたちは二隻の舟 ひとつずつの そしてひとつの 你和我是兩艘船,各為一艘船,也是同一艘船。 わたしたちは二隻の舟 你和我是兩艘船………………………………………………………… 置き忘れて/おきわすれて/置き忘れる; 隔てられ/へだてられ/隔てる;時流/じりゅう; 摂理/せつり;絆/きずな;砕ける/くだける; 舫い/もやい;綱/つな;越えて/こえて/越える。 9.糸/線 1. なぜ めぐり逢うのかを 為什麼,我們會相遇而邂逅? 私たちは なにも知らない 這我們完全不懂為什麼; いつ めぐり逢うのかを 在什麼時候,我們相遇而邂逅?  私たちは いつも知らない 我們永遠也不清楚是在什麼時候。  どこにいたの 生きてきたの  在某處有著、開展下去的,  遠い空の下 ふたつの物語  在遠方天空下、兩段人生的故事。     縦の糸はあなた 横の糸は私 縱向的線是你,橫向的線是我。 織りなす布は いつか誰かを 互相交織而成為布。有一天或許會有人, 暖めうるかもしれない 因為它而感到溫暖。 2. なぜ 生きてゆくのかを 為什麼,一路為了生存的生命, 迷った日の跡の ささくれ 過去迷惘時所留下的陰影如芒刺在心; 夢追いかけ走って (又為什麼...)為了追求夢想而奔走, ころんだ日の跡の ささくれ 卻在失意時留下錐心的傷痛。  こんな糸が なんになるの  這樣的絲線,將於此刻織起;  心許なくて ふるえてた風の中  在不能諒解自己的時候,在呼嘯而過的風中。 縦の糸はあなた 横の糸は私 縱向的線是你,橫向的線是我, 織りなす布は いつか誰かを 互相交織而成為布。有一天或許會有誰, 傷をかばうかもしれない 受到它的包覆而不觸及到傷痛。 縦の糸はあなた 横の糸は私 縱向的線是你,橫向的線是我, 逢うべき糸に 出逢えることを 能和適合自己的線交織, 人は 仕合わせと呼びます 人們會說真是有緣才能相遇。 縦/たて;横/よこ;織りなす/おりなす; 心許なく/こころもとなく;ころんだ/ころんだ/転んだ/転ぶ; 跡/あと。 曲目資料: 1. 在美國錄音時,讓在場的樂手一片好評的歌曲!歌詞中的柳絮是用來比喻下雪時那種散亂開來的感覺,這是屬於春天時的景象。 5. 歌迷票選時,必定位居前位的名曲。作為電影「奇跡の山─さようなら名犬平治」(導演:水島総/1992年・東宝)主題歌而寫下的歌。導演希望美雪能夠寫出在片尾名單羅列時可以使用的歌;另外也希望會是電影裡一首除了經典場面不用不行的歌曲,可以讓觀眾想要從歌詞裡得到一股震撼的感覺。這兩個要求之外,歌曲內容隨意美雪發揮。此外,這首歌原本是要收錄在專輯「不以歌曲無以言明」。1999年也被採用於「高中現代文學」(角川書店)。06年又被富士電視台戲劇「生きててもいい…?~ひまわりの咲く家~」選為主題曲。 8. 從1989年東京.澀谷Bunkamura劇院上演的夜會(為探索語言可能性而設的舞台)開始,從夜會第一回到2004年的第13回裡都出現這首歌。首次CD化是在專輯『EAST ASIA』,以跟樂隊同步收音的方式錄製--並非夜會第一回的版本(這個版本收在夜會原聲帶10WINGS裡)。 精通美雪詞意的歌迷認為這是描寫不倫之戀的作品,但它也曾經被選為電影「霧之子午線」的主題曲(劇情是兩個女人數十年友誼的故事)。各次夜會中,於各種不同情感的情境下,以不同的形式被表現出來,更是夜會的主題曲。 9.  一說是為宗教相關人員的結婚儀式所作。野島伸司選為日劇「聖者的行進」主題曲。 1.2.3.5.8.由wen翻譯,4.6.7.9.由竑廣翻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