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瑞文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舊名宋竑廣
  • 326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夜會第13回 「24:00到達0:00出發」 故事概要 劇本全譯等 

夜會第13回 「24:00到達0:00出發」  故事大綱: 夢想成為設計師而出現在都市的故事主角AKARI(意思為光明),今年已經41歲了,她過著一如往常的日子,忙著工作上的大小事情。 某一天晚上,正在用縫紉機趕工的她,因為工作得太晚,過度勞累,突然激烈地頭痛而昏倒了!她漂流在生死的境地,作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夢... ... .. . 電台打電話來說得了海外旅遊的大獎,雖然自己並不記得有參加過這樣的抽獎,卻還是收下。而後在海外旅行之時,竟然捲入了殺人案件,丈夫被元兇所陷害,判決死刑!AKARI因為不服而大鬧法庭,被判決放逐到國外去。於是,她來到預定要送她到國外的火車月台。 在森林中的火車站,AKARI坐在長椅上的時候,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存在的一隻飯店鑰匙,鑰匙上附著一小塊牌子,上面寫著:980tiM。接著飯店的侍者出現了,在他的引導下,來到一間不尋常的飯店。好像會騙人的圖畫一般,裡面的樓梯往上走會走到下一層,往下走會走到上一層,還有沒有鑰匙孔的房門、消失的客房、徬徨的旅客等等的景象。  而這裡其實是,過度開發觀光事業後被放棄的飯店。建築草率,成為廢墟的一處地方。看起來倒像是擋在河口的水堤,而成為被阻斷在這裡的鮭魚的靈魂墳場。侍者對AKARI說了實話:「是我們叫妳到這裡的。」「為什麼要我到這種地方呢?」「因為,妳應該也在尋找屬於妳自己的河川吧。」    就在把回不到故鄉的鮭魚的嘆息與迷惑跟自己的處境重疊之際,AKARI看穿了這個牢獄般的廢棄水堤的真面目。這個殘酷的廢棄水堤,可能是本來往上的河道的某處,被無理地阻斷後所形成的人工支流吧。如此思考之後,找了半天,終於找回水之線路的轉轍機。隨即轟聲巨響,打開了水門。在水沫中,眾多鮭魚的靈魂往原生的河川回溯上游,而被水吞沒、沖走的AKARI也感覺有人抓住她的手腕往上游。回過神來的時候,被自稱是保險調查員的男人拉著手來到法庭,調查員主張AKARI之前被抓的丈夫是無罪的,但是這也要AKARI以第三者的身份證明才能成立。在捨棄與情人的關係和希望情人活下去的願望之間,AKARI做了最後的決定,她說:「是的。我們沒有關係。」 ... .. .   也不知道昏迷到現在過了多久。不再想夢中的事情,她回到工作檯做事,但工作檯已經變了,從放縫紉機的桌子變成了設計師專用的桌子。現在AKARI已經成為一個新秀設計師。她懂了:「現在這裡,已經跟之前昏倒時的世界不同了,這麼說那水的線路就是命運的線路吧?」.... 在生與死的境地,和自己的影子一同旅行的AKARI,所經歷的一切,都是在銀河鐵道上運行的一切。這是一個有著許多生命的故事,一場永不結束的命運旅行的故事。 取自夜會13DVD內說明書的介紹。譯/竑廣 演員、故事背景: 合演的演員有長期的合作對象香坂千晶和初次登場的詩人三代目魚武濱田成夫。這次故事的靈感來自宮澤賢治的名作銀河鐵道之夜。中島飾演設計師、香坂飾演影子、濱田飾演鮭魚。 全劇情、歌詞。譯/wen <第一幕> 01 サヨナラ・コンニチハ 中島 再見了;你可好? 夜空中滿天的星星,傳來火車聲。平交道鈴聲,列車通過。 ∮再見;你好∮ 1.再見;你好,這兩者的接點到底從哪裡到哪裡,於不知不覺中越了過。再見;你好,這兩者的界線到底何時看得見,何時會消失,於不知覺中通過了。這條線不但是終點也是起點,而且線有許多條,有如成群的銀色長江。互不相識者,搭乘於漂浮著的軌道上。在一無所有的真空中,無止境的每站停靠,穿梭於存在與無垠之間。再見了;你可好?再見了;你可好?再見了;你可好?再見了;你可好?(重複演唱一次)。 02 線路の外の風景 中島 女主角AKARI走進房間,坐在裁縫機前工作。∮線路外的風景∮1.當每一天都安安穩穩的流過的那時,我倔強的不甘心順從別人鋪好的路前行。總是看不起那些從不懷疑;不走錯,安分的順著軌道前進的女孩子們。但經過這麼多的風風雨雨,我現在的心思又在何方呢?放眼望去;草原之中,這裡已是線路外的景色。放眼望去;草原之中,這裡已是線路外的景色。2.在荒裂的地面,朽腐不堪的軌道橫躺著。這條路不該是我的,連目的地都不願去確認。可是夜晚時分總會想起;在夢裡總會想起。那曾是我的夢想軌道;想展翅高飛的自己。經過這麼多的風風雨雨,我現在的心思又在何方呢?放眼望去;草原之中,這裡已是線路外的景色。放眼望去;草原之中,這裡已是線路外的景色。(一陣劇烈頭痛來襲,AKARI昏倒在地) 03 分水嶺 中島・杉本 AKARI躺在地上演唱∮分水嶺∮映在大白天海面的月亮,是一分為二的影子和本尊。浮在深夜海面上的月亮,是各分西東,影子遠離。能把水隔開的是高山上的車站。能把水隔離的是低處的海的車站。(重複演唱)穿黑衣的女子出現。搖AKARI的肩膀「起來啊!」「妳是誰?」「影子;我是影子。請多指教ㄋㄟ。妳如果死了,我也會跟著消失。」「死?我會死嗎?」「總有一天得死一遍。」「我才不要,還沒入他的戶籍勒。而且也還沒度蜜月。」「到這個年紀還想嗎?」「不行嗎?」影子比隔壁房間,要AKARI注意聽。 04 フォーチュン・クッキー 中島・杉本 05 パーティー・ライツ 中島 傳來先生和自稱電台節目者的對話:「恭喜您中了新加坡豪華度假遊雙人行」「我沒寄過那種東西,你們搞錯了吧」美雪聽到了大喊等一下然後衝了進去,搶了電話出來「沒錯沒錯,是我寄的,新加坡豪華度假旅遊雙人行我們一定去」∮FORTUNE COOKIE∮你想要的未來用你自己的手決定,只有一個是頭彩,看已經在你的掌中。你想要的未來用你自己的手決定,只有一個是頭彩,看已經在你的掌中。未來就在這裡面,仔細找找碎開來的甜點內的紙條,搞不好紙張混在你吃下肚裡的餅乾裡面呢。自己想要的未來用自己的手決定,只有一個是頭彩,看已經在你的掌中。「參加抽獎?我才沒有。沒關係啦,反正是他們自己搞錯的。而且我們如果不趁這次機會,想要出國旅行不知道還得等多久。算了,要不然我自己去好了」影子:「帶我一起去」「不用了,我和他兩個去就好」舞台變暗,飛機起飛聲。杉本和世重唱一遍FORTUNE COOKIE,場景轉為飯店內。兩人飲酒作樂,不久她先生露出倦態,先進房間休息了。∮PARTY LIGHTS∮遠方的燈火,一直都是那麼璀璨。實現不了的夢想永遠都是那麼燦爛。隨風飄來的那陣喧嘩,是不可解如珠寶般的歌聲。到底走哪條路才能到達那邊呢?到底被招待的都是哪些人呢?唉,那片派對燈火。(重複演唱一遍) 06 闇夜のテーブル 杉本・宮下 唱前一首歌之間,影子(香阪千晶)又出現。AKARI唱完後進房,剩下影子留在客廳。隔壁傳來男女的對話,男的便是打電話通知AKARI中獎的那個。影子豎起耳朵聽。「一切都按照計畫做好了,對象已經讓他永眠在泳池底。那幾個目擊者也叫他們背好證詞了。」「我們的犯人現在的狀況呢?」「一無所知喝得醉醺醺的,在房裡睡得不省人事呢」「嘿嘿嘿」影子滿臉憂慮,拿起桌上的牌子開始算命。∮夜晚的TABLE∮(宮下文一,杉本和世唱)把牌翻過來,MIDNIGHT。將陰謀隱藏起來,MIDNIGHT。桌子上頭的,MIDNIGHT。左右著命運的,MIDNIGHT。命牌會告訴你,MIDNIGHT。跟你講這個陰謀,MIDNIGHT。但是令人眼昏的,MIDNIGHT。只有影子目睹一切,MIDNIGHT。表面和表面合而為一;底面和底面合而為一。選好的那張,有可能是空白沒數字的呀。潔白的月;漆黑的月,沒有界線的表和裡。潔白的月,漆黑的月,兩者同在桌面。(重複演唱)影子選到的牌不是白色就是黑色,嚇得她將整把牌丟在地。舞台變暗。早晨,AKARI穿著睡衣出來,看到一地的牌子,隨手收拾起來。 07 情婦の証言 中島 突然其來的敲門聲,兩個警官衝進房內,把熟睡中的丈夫抓了去。場景轉為法庭。∮情婦的證詞∮1.一整個晚上我們都片刻不離、卿卿我我,不可能到別的地方去的啊。一整個晚上我們都片刻不離、卿卿我我,不可能到別的地方去的啊。懷疑的眼光卻冷冷的射向我們。你們再怎麼查也沒關係,只能查出我們相愛著的事實。可是我這情婦的角色的證詞,在法庭中有說跟沒說是一樣的。2.目擊者站出來比著手說:「就是他」,那幾人講的證詞幾乎完全一樣。目擊者站出來比著手說:「就是他」,那幾個講的證詞幾乎完全一樣。不知在何處遭到了暗算,要如此的替人背黑鍋。我是他最親近的人,真相是如何我最清楚了。可是我這情婦的角色的證詞,在法庭中有說跟沒說是一樣的。一整個晚上我們都片刻不離、卿卿我我,不可能到別的地方去的啊。一整個晚上我們都片刻不離。(敲槌聲。法官:「現在宣判,被告依殺人罪判處死刑」AKARI不相信會有這種結果而咆哮法庭:「這種判決是騙人的把戲,你的眼睛是不是脫窗了啊?」法官:「以侮辱法庭之罪判妳驅逐出境」AKARI靠近先生,被法警驅離,但撿到丈夫的藍色外套。)  08 ティムを探して 中島 09 廃線のお知らせ 中島 AKARI被警官押上一班列車。坐下去時,從丈夫外套口袋掉出一把附著長條塑膠裝飾的鑰匙,上面寫著:980TIM「TIM到底是誰呢?」∮尋找TIM∮TIM,TIM,從沒看過這名字。TIM,TIM,沒人曾提起過。TIM,TIM,我不認識的朋友。還以為知道丈夫的一切。TIM,TIM,到底哪裡出了錯? TIM,TIM,到底瞞著我什麼?TIM,TIM,我又該依靠誰呢?你是怎樣的朋友?你住在哪裡呢?TIM,TIM。(列車開到一個破爛的車站停了。車站有個大時鐘停在11點58分處。有張告示:多年來承蒙各位的搭乘,本線路現在突然決定要廢除了。造成您的不便,敬請多多見諒。到底為了什麼並不清楚。以後又會如何也不知道。再次感謝長年以來的愛顧。僅告乘客。)∮廢線告示∮(歌詞跟告示內容一樣) 10 遺失物預り所 宮下 「這怎麼回事?難道說此路不通了?」往月台內張望,剛才搭來的火車已經不在了。不知所措的坐在橫椅,有個手持油燈的男人(三代目魚武濱田成夫)前來迎接她。∮遺失物保管處∮1.我在這裡恭候多時了,您的旅程還算愉快嗎?您可曾遺失了任何旅行中不可或缺的東西呢?在這遺失物保管處嘛,皆以不安定的狀態保管旅客的物品;什麼都處於不安定狀態。我在這裡恭候多時了,您的旅程還算愉快嗎?2.請仔細的尋找直到找到並領取了為止。也請提出這正是您遺失的物品的證據。難道您忘了嗎,一些細處的特徵。請仔細的尋找直到確實找到並領取為止。「在這遺失物保管處嘛,以不安定的狀態保管著旅客的物品,一成不變保持原狀。您的旅程還算愉快嗎?我在這裡恭候多時了」「先生,我沒有預約你們飯店啊」「您說什麼呢?虧我這麼慎重的前來迎接。您已經拿著弊飯店的鑰匙了啊,喏,那不是嗎?房間一成不變的在那兒,這邊請。」 11 水を点して火を汲んで 杉本 12 ミラージュ・ホテル 中島 AKARI跟著飯店的人走,影子也跟了來。∮點起水掬起火∮讓我特別為妳點亮水吧。為妳點亮水,讓妳不再徬徨。也為了讓妳和影子不分離。讓我用這盞水燈為妳照路吧。用水燈為妳照亮前方。讓我為妳掬火吧。為妳掬火,以免碰髒。免得妳的影子弄髒。用點點繁星將妳推送。用點點繁星沖刷前方之路。(兩人走到飯店櫃臺。他拿鑰匙給AKARI。)「鑰匙我已經有了。兩把鑰匙…還要給我…這麼多把…你還要給我?先生先生,這同樣是980號房的啊」「本店沒有980號房,那是飯店名」「好怪的名字,980TIM飯店」「不是。那把鑰匙是鏡子的一部份;標示過去之鏡的鱗片。只要把那把鑰匙和另一把鑰匙互照而看的話,在雙方都出現自己的臉孔。鏡子內的自己的臉是原來的自己的臉的反面。在鑰匙的表面刻的字是M‧I‧R‧A‧G‧E;MIRAGR。如幻似夢的妳現在所在之處!」∮MIRAGE HOTEL∮那家飯店到底座落在哪裡,從來沒人真正目睹過。它到底是什麼樣式或什麼顏色的,每次聽人講的都不同。只知星星離的很近;一片水就在附近。斑剝的扶手,彩繪的玻璃,難道這是映在屏風上的皮影世界?MIRAGE HOTEL,那把鑰匙上的房號是子烏虛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懷疑它到底存不存在。MIRAGE HOTEL,那把鑰匙上的房號是子烏虛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懷疑它到底存不存在。(第一幕結束) <第二幕> 13 ミラージュ・ホテル 中島 ∮MIRAGE HOTEL∮那家飯店到底座落在哪裡,從來沒人真正目睹過。它到底是什麼樣式或什麼顏色的,每次聽人講的都不同。只知星星離的很近;一片水就在附近。斑剝的扶手,彩繪的玻璃,難道這是映在屏風上的皮影世界?MIRAGE HOTEL,那把鑰匙上的房號是子烏虛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懷疑它到底存不存在。MIRAGE HOTEL,那把鑰匙上的房號是子烏虛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懷疑它到底存不存在。(「喂,櫃臺嗎,這電話要怎麼打外線呢?」「打外線請用這邊這台電話。」)爬上水泥做成的階梯,好像卻下到底層的底層。前來迎接我的是頭低低的BELLBOY,他的模樣就像從前目送過的少年。其他的房間都住得滿滿的,開天闢地以來就住著了一般。難道這是從火車終點站的牆上掛著的圖畫裡顯現出來的一場盛宴而已?MIRAGE HOTEL,那把鑰匙上的房號是子烏虛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懷疑它到底存不存在。MIRAGE HOTEL,那把鑰匙上的房號是子烏虛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懷疑它到底存不存在。(「掌櫃的,要怎麼走才能到達底層?」「要到底層的話請順著樓梯往上爬」「咦,往上爬?」)星星離的很近;一片水就在附近。斑剝的扶手,彩繪的玻璃,難道這是映在屏風上的皮影世界?MIRAGE HOTEL,那把鑰匙上的房號是子烏虛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懷疑它到底存不存在。MIRAGE HOTEL,那把鑰匙上的房號是子烏虛有的。MIRAGE HOTEL,不由得懷疑它到底存不存在。 14 メビウスの帯はねじれる 杉本・中島 「不好意思,電話借我一下。喂,京子,我是AKARI。跟妳說我現在在國外旅行啦。結果在這裡遇到意想不到的大麻煩。所以說…喂,京子,怎麼了?」「妳是哪位?AKARI才沒到外國去呢。我剛才還跟她碰過面呢。妳到底是誰?」「咦,這通電話到底打到哪裡去了?真討厭。算了,先回車站再說。上去拿行李囉。」∮莫比爾帶扭曲著∮莫比爾帶它扭曲著扭曲著無限延伸。在伸手摸不著頭腦中,扭曲著扭曲著無限延伸。往下走嘛卻到達上層;往上走時卻到達底層。為何?為什麼?為何如此?為何會這樣?莫比爾帶它扭曲著扭曲著無限延伸。在伸手摸不著頭腦中,扭曲著扭曲著無限延伸。(「掌櫃的,我上不了2樓。往下?好吧。掌櫃的,找不到鑰匙孔耶。」「原本就沒有的」「那這把鑰匙是幹什麼的勒?」「鏡子,當鏡子使用的話一定很方便。」「掌櫃的,你自己也不知道吧。」「不好意思。」「掌櫃的,有人在我房間!」「不用慌,那個人是您。」)重複演唱一遍。 15 DOORS TO DOORS 中島 16 リゾート・ラッシュ 宮下・杉本・中島 AKARI再次打開房門,香阪千晶溜了出去。門內是大自然的風景。她又去開其他門。∮DOORS TO DOORS∮房門的鑰匙一開始就沒有,打了開來卻進不去,幻化成其他房間。DOORS TO DOORS;DOORS TO DOORS,這裡到底和哪裡連接著?DOORS TO DOORS;DOORS TO DOORS,這裡到底通往何處去?捷徑;小路,小心穿過;小心通過。開啟門;開啟道路,開啟門;開啟道路。求你讓我過啊,能回去的路到底在哪個門之後?不知何方神聖為何要千方百計的阻撓我。DOORS TO DOORS;DOORS TO DOORS。∮RESORT RUSH∮1.有一天突如其然的開始改變起來,一切事物都到了該改頭換面的時刻。所面對的是什麼呢?未來、理想、希望、成果、夢想與力量。你看歡迎的旗幟正隨風飛舞著。快打掉;快打掉現有的一切一切。快改變;快改變讓這裡煥然一新。快快快;別再等沒時間猶豫了。建造出;建造出前所未有的景致。 2.有一天突如其然的開始改變起來,一切事物都到了該改頭換面的時刻。所面對的是什麼呢?泥土、石頭、油、機器、噪音和光亮。你看歡迎的旗幟正隨風飛舞著。快打掉;快打掉現有的一切一切。快改變;快改變讓這裡煥然一新。快快快;別再等沒時間猶豫了。建造出;建造出前所未有的景致。3.再見了;再見了,有一天突如其然。看不到半個人影,所有計畫全都泡湯。留下的就只有淒涼不堪,宛如岩石般的城堡。建一半的樓梯便這樣任意放置。你看歡迎的旗幟,早就被雨淋得濕透。你看歡迎的旗幟,已然被雨淋得濕透。 17 水の線路 宮下・杉本 18 我が祖国は風の彼方 中島・宮下・杉本 濱田・香坂 鮭魚的靈魂從四面八方爬了出來,身上的打扮都是旅行者。慌慌張張的在各個樓梯上上下下,尋找著…。∮水之線路∮我們跑著來,火速趕著來。沿著水路逆流而上,沿著走過的河逆流而上。追尋出生處;尋找出生地。越過這個山坡之後,應該可以到達才對。前方聳立著沒看過的車站;聳立著失去線路的車站。(重複演唱一遍)越過這個山坡之後,應該可以到達才對。越過這個山坡之後,應該可以到達才對。只要越過山坡…∮我的祖國在風的彼方∮(中島、香阪、三代目合唱)1.我的祖國就在風的那一方;我的祖國就在時空的那一邊。到底該問誰好,風的去向呢?我的祖國它在水的那一方;無邊又無際,波浪的彼方。到底該問誰好,故鄉究竟在何方?故里的名字也許上百;命名者也許也上百,今後還不知有多少。我的祖國它在水的那一方;無邊又無際,波浪的彼方。到底該問誰好,故鄉究竟在何方?有朝一日一定能夠回去的,經過千山萬水。有朝一日一定能夠回去的,經過千山萬水。2.我的祖國就在風的那一方;我的祖國它在時空的那一邊。到底該問誰好,風的去向呢?故里的名字也許上百;命名者也許也上百,今後還不知有多少。我的祖國它在水的那一方;無邊又無際,波浪的彼方。到底該問誰好,故鄉究竟在何方?有朝一日一定能夠回去的,經過千山萬水。有朝一日一定能夠回去的,經過千山萬水。 19 三日月の湖(うみ) 中島 20 帰れない者たちへ 中島 21 月夜同舟 中島 「老實說是我們把你搭乘的列車接來這裡的」「為何把我帶來這個沒有去路的車站?」「因為妳也和我們一樣不斷的在找尋自己的河川」「河川?我不懂什麼河川。現在最要緊的是要趕回他那裡,不然一切都無法挽回了。」香阪「咦,那是什麼,月牙型的湖水就在旁邊。」∮月牙湖∮1.月牙型的湖,從那時起就看到位在旁邊。月牙型的湖水,為何要哭泣,你以前到底身在何處。『其實我原本是河流』這句喃喃自語聲被時間洪流淹沒。月牙型的湖水,躺在窗戶的下面,緊緊靠著我們,反射著耀眼的亮光。(三代目「有股懷念的感覺」AKARI復誦「有股懷念的感覺」「感覺似乎能想起」「感覺似乎能想起」「那片月牙型的湖水」「那片月牙型的湖水」「曾經是彎曲的河道」「曾經是彎曲的河道」「那是回到出生河底的道路」「那是回到出生河底的道路」「是迴游的河川」「是迴游的河川」2.『其實我原本是河流』這句喃喃自語聲被時間洪流淹沒。月牙型的湖水,躺在窗戶的下面,緊緊靠著我們,反射著耀眼的亮光。(香阪「有股懷念的感覺」「有股懷念的感覺…討厭,為什麼我要學她講話?」三代目「那是因為妳是她的影子的緣故」《此時中島穿著黑色衣服,香阪穿著淡色服裝》香阪「原本打算要回去的」「原本打算要回去的」「假如有一天能回去的話」「假如有一天能回去的話」「但是在這封家書上寫著」「但是在這封家書上寫著」「妳既然這麼厭惡鄉下的話就別再給我回來!」∮給有家歸不得者∮1.那些有家歸不得者,望著陰曆13的月亮。『妳根本沒打算回去吧』在陰曆13看著這封家書。我這冰冷的肌膚,全因被淚水濕透。我是個無情的人,如此忘恩負義。那些有家卻歸不得者,望著陰曆13的月亮哭泣。(香阪重複朗誦前面的歌詞)2.我這冰冷的肌膚,全因被淚水濕透。我是個無情的人,如此忘恩負義。那些有家卻歸不得者,望著陰曆13的月亮哭泣。那些有家卻歸不得者,望著陰曆13的月亮哭泣。∮月夜同舟∮1.今晚的船上搭乘著似曾相識之人。我們兩人互無言語,同在一條船上搖晃著。我看起來像在沈睡吧,就算流著眼淚,看起來也像在作夢吧,緊依靠著船緣。月光不斷的灑落,從它之間通過,渺小的船隻規律搖擺著。2.我看起來像在沈睡吧,就算流著眼淚,看起來也像在作夢吧,緊依靠著船緣。月光不斷的灑落,從它之間通過,渺小的船隻規律搖擺著。今晚的船上搭載著悲傷的人。今晚的船上搭載著似曾相識之人。 22 命のリレー 中島 三代目「您在尋找什麼?」AKARI「那個湖以前如果真的是河流的話,你們迴游而來的河道到底在哪裡變成這種奇妙的河道的呢?」「話是沒錯,妳經過這樣的車站嗎?」「也許不是車站,比如說走著走著突然走到別的線路去那樣的」「叉路嗎?」「對,一定通過個交叉點」「是水渠的閘門吧!」「沒錯,我們得打開水閘!這個不合情理的樓梯是表面上的虛幻線路。你們出生處的懷念的水道,如今是那個月牙湖的出水渠道。一定在某處隱藏著切換這兩條水渠的轉轍器。」∮生命的接力∮1.抬頭仰望夜空星星的軌道吧,吹響玻璃的哨子,發出允許通行的信號。不管是昆蟲野獸人類或者魚類,全向著透明的終點站前進,和下一個宇宙相互連接。(「請等一下。假如啟動那個轉轍器後,水渠的水閘打開了的話,我們就無法再回到這個樓梯了。」「你們難道要待在這裡幾千年,直到樓梯腐朽為止嗎?」「如果踏進那個水閘進入水渠之後,月牙湖的另一端沒有出口的話,那我們就要乾涸在河床上了。」「沒這回事,一定有出口」「如果沒有出口怎麼辦?」「在一個軌道中只要有誰在的話,那麼出口一定也會為他而打開才對。能讓我們如此深信不疑的保證是:定律。我那在山中的小小的車站工作了一生的父親,是個鄉巴佬的鐵道員!」)2.抬頭仰望夜空星星的軌道吧,吹響玻璃的哨子,發出允許通行的信號。不管是昆蟲野獸人類或者魚類,全向著透明的終點站前進,和下一個宇宙相互連接。就算這一生無法做到也無妨,緊握生命之棒將未實現的理想交接下去。就算這一生無法做到也無妨,緊握生命之棒將未實現的理想交接下去。(「趕快把藏在某處的轉轍器找出來。有人看過像槓桿那樣的東西嗎?有誰記得槓桿樣子的東西嗎?」) 23 サーモン・ダンス 中島 24 二隻の舟 中島 ∮SALMON DANCE∮1.還很遙遠;還很遙遠,離那個國度還很遙遠,有許多的靈魂在等著。遍尋不著;遍尋不著,遍尋不著轉轍器,要用它來轉換這條線路。那個房門這個房門都找過了,有人看過像槓桿那樣的東西嗎?有誰記得槓桿樣子的東西呢?或者說它是類似過去的時鐘的指針。(「過去的時鐘?難道是那個大鐘指著12點前的時針?」「那個時鐘從以前以來就不會動了」「為什麼只有這個時鐘上了鎖呢?也許那把鏡子的鑰匙…」)2.為何那麼遠;為何那麼遠,為何河流聲離得那麼遠?有許多的靈魂在等著。《AKARI從包包取出鑰匙,它卻立刻粉碎》沒辦法扳動;沒辦法扳動,沒辦法扳動那轉轍器,彼此卡在這條線路上。《三代目在香阪留下的包包內找到鑰匙,兩人急忙打開時鐘的門》趕快想起打開鎖住的鎖的方法,把槓桿扳回0之後,也許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把槓桿扳回0之後,也許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或者說它是類似過去的時鐘的指針。(「將所有的指針扳回0之後,下個指針才會開始走動;下個線路這才開啟。乾坤大挪移,進入另一條命運之線吧!」)振奮起向前游,至於眼淚就讓它往後流。讓我們在洶湧潮水的彼方的國度再次重生吧。振奮起向前游,至於眼淚就讓它往後流。讓我們在洶湧潮水的彼方的國度再次重生吧。(鮭魚「水閘打開了!」AKARI差點被水沖走,三代目一把抓住她的手)∮兩艘船∮在狂風中;在巨浪中,我們之間的愛情,有如載浮載沈的葉片。我和你兩個人,好比是兩條船,你是獨立的個體,而我也同樣是。說起你我雙人嘛,可以比喻成是兩條船,是一唱一合相互呼應而進的兩艘船。 25 無限軌道 中島 26 ミラージュ・ホテル 中島 27 サーモン・ダンス 中島 (舞台挨拶に替えて)~命のリレー 中島 場景轉回法庭。∮無限軌道∮1.所謂的實相,其實是無限大的,每當失去所有時,一切將再次開始。所謂的實相,其實是無限大的,每當失去所有時,一切將再次開始。無限軌道是條真空的河川,邊扭曲著邊向前流。無限軌道是條真空的河川,連接著終點和起點。(三代目「法官等一下,被告是清白的。被害者投保了高額的保險,受惠者是妻子,而她有個婚前就一直交往著的任職於電台的男人。所以說這個事件是為了盜領保險金的計畫性殺人。剛才那些目擊證詞都是妻子用錢雇用來的。本保險調查報告,提出這位女性;與被告完全無關的遊客的證詞,當作唯一有效的證詞。」)2.標示著目的地的耀眼字幕,從火車內誰也看不見。標示著目的地的耀眼字幕,從火車內誰也看不見。無限軌道是條真空的河川,邊扭曲著邊向前流。無限軌道是條真空的河川,連接著終點和起點。(三代目「妳的證詞是唯一沒有利害關係的第三者的,一定能勝訴」「和他完全無關的第三者,我‥我回到和原來不同的世界了嗎?算了就算變陌生人也罷,只要他能活下去就好。〈面向法官〉沒錯,我們是陌生人。〈面向丈夫輕聲說〉再見了。」法官「現在判決被告無罪釋放」)3.所謂的實相,其實是無限大的,每當失去所有時,一切將再次開始。所謂的實相,其實是無限大的,每當失去所有時,一切將再次開始。無限軌道是條真空的河川,邊扭曲著邊向前流。無限軌道是條真空的河川,連接著終點和起點。(丈夫「很高興認識妳,您是替我作證的那位吧。謝謝妳!」)無限軌道是條真空的河川,邊扭曲著邊向前流。無限軌道是條真空的河川,連接著終點和起點。(AKARI「請留步保險調查的先生。真的非常感謝你。不好意思,我好像還沒請教您的尊姓大名的樣子。」「我嗎,我叫TIM」)∮MIRAGEHOTEL∮演員、樂師謝幕。(終幕。AKARI躺在地上,影子把她搖醒。如今她已經是中堅設計師。影子揮手和她道別,順手關掉座燈。安可曲∮SALMONDANCE∮,∮生命的接力∮)
附錄1.中島美雪接受日本音樂沙龍網站的訪談 「感覺轉世再生的那種溫柔啊等等,那種生命力的感覺我很想要。」──中島美雪 通算第三十三張原創專輯「轉生」,是以中島美雪現場演出的夜會為底所構成的。語言的說服力、歌的表現力,都擁有不可動搖的地位的中島美雪,對這次的作品她又會有怎樣的想法,我們請她來跟我們談談這次新歌的魅力吧。   (訪談輯自日本音樂沙龍網站) Q:新專輯「轉生」是從夜會24時抵達0時出發轉變而來,可是,為什麼不用原標題呢? A:因為「24時抵達0時出發」並不是我們慣用的語詞,所以才決定用轉生當新標題。 Q:原來如此,不過美雪小姐啊,像這樣的事好像很少聽妳說明呢。  A:就我本人來說,也覺得原標題不是那麼親切。不過,在「24時抵達0時出發」裡,有很多地方我嘗試把故事說得簡單一點。其實原本對這個概念還有很多細節,但是寫成故事的時候,為了要順利結尾,有些地方漏掉、有些地方比較倉促。我一直在想修正的事,不過演出時間也有限制,我還在摸索中。 Q:那「轉生」也是其中一環嗎? A:我想「24時抵達0時出發」在夜會裡面算是比較不一樣的作品。比方當初在選擇開演劇場之前,就決定不在之前15年來一直使用的劇場Cocoon演出。夜會到了一個階段後,我打算在那裡畢業,這樣「24時抵達0時出發」的意涵就不光是只在小說裡,在我現實的職業生涯裡也有同樣的意義。像舞台一開始唱的「再見,你好。」這首歌要表達的意思也是一樣,跟Cocoon說再見,跟新的開始說你好。  Q:不過聽「轉生」這張專輯,感覺裡面的主題是美雪小姐過去就有的呢。 A:這張專輯呢,要想成跟我的代表曲時代有關連也很好,從出道以來,其實我描述的事情都是一樣的。 Q:妳過去將夜會CD化的作品,像是「10WINGS」等等,和這次的「轉生」比起來感覺好像不太一樣?  A:是啊,這次的改變是因為在舞台上演唱的歌曲因為每個有每個的畫面,它們的歌詞就要盡量讓人一看就懂。比方說,劇本上要搭配歌曲的時候,如果整首歌都要唱就顯得過長,像有些地方如果不需要唱5分、十分那麼長的話,就要把歌曲弄得簡短一些。然後,不要讓觀眾有一邊看舞台一邊還要追著歌詞聽才能懂的感覺,有時候會在舞台上反覆歌唱也是為了避免這一點。 Q:所以這張專輯可能就像電影原聲帶的感覺一樣吧。 A:那樣想可能也說得通,不過從原聲帶的角度看,這張專輯的曲目順序跟舞台上又不一樣,編曲也不一樣。聽「轉生」這張專輯是看不到音樂舞台劇「24時抵達0時出發」的呢,從舞台的角度來看倒是看得到「轉生」。不管從哪一種角度來講都很難說,大家看自己喜歡從什麼角度欣賞就隨意吧。不過,只有聽專輯的人去看舞台劇的話會覺得有點意外,會發現原來每首歌在舞台上是這樣或那樣使用的啊。 Q:可是,「轉生」這張專輯本身又該怎麼解讀呢? A:感覺轉世再生的那種溫柔啊等等,那種生命力的感覺我很想要,就像鮭魚逆流而上的景象一樣。這是我跟工作人員討論以後,對轉生這個字眼一致的感想。轉生這個字,也有一點佛教的感覺,不過我們並不希望給人說教的味道。請大家想像鮭魚為了產卵,不惜耗盡生命逆流而上的畫面吧。 Q:夜會也好專輯也好,關於這兩者您是如何演進的呢?很想聽聽您的答案。 A:現在是夜會第四期的開始,最早從整個舞台類似演唱會的形式,然後是用專輯裡已經有的歌曲來搭配故事的形式,然後是全部都是嶄新創作的形式。經過不同時期到現在,第四時期的「24時抵達0時出發」雖然也還是一個故事,但也可以說是一個驚人的、具有現實感的幻想故事。藉著這種蛻變的、虛實交互的意義,這次「24時抵達0時出發」再演,儘管一樣要再唱一次我中島美雪的歌,可是要讓你感覺你得到的不只是歌,而是歌所能達到的可能性。明年新的演出場地大阪也有,我會在那裡再次獻上我那不斷轉生的音樂舞台劇──夜會「24時抵達0時出發」。 附錄2.鮭魚男女/◎劉黎兒  (20040208) 日本人在正月第一次做的事幾乎全部都加上「初」字,首次入浴為「初湯」,大年初一、初二做的夢是「初夢」,初夢能判一年吉凶,第一次化妝是「初鏡」,類此不勝枚舉,像是初寫真、初電話等,首次致詞為「話初」、流淚為「泣初」,那看來一年都會哭,所以是「初笑」比較好。我剛來日本時對於什麼都加「初」很興奮,不過一年真的什麼都能從頭來,像是處女般地凡事初體驗,實在不錯;今年我的「初觀賞」是中島美雪音樂劇加上朗讀劇形式的「夜會」。 中島美雪的「夜會」今年是第二十次公演,因為她主唱NHK紀錄片的主題曲「地上之星」創下連續四年都在排行榜的長銷新紀錄,中島美雪迷愈來愈多,「夜會」雖然公演一個月,但是門票是瞬間售罄的白金票,不過我是詩歌女神美雪的粉絲的消息從台灣傳到日本,日本的美雪迷居然邀請我去觀賞「夜會」,網路的力量實在驚人,讓我有了今年的「初感激」;「夜會」過去都是年底的盛事,今年首次在正月公演,美雪說不是自己想穿「振袖」公演,是因為劇場的檔期,她原本也想好好睡覺過個「寢正月」,這麼說,才讓我想起這位已經年過五十的女人,是位姑娘,還有穿「振袖」和服的特權,以及她是以愛睡覺聞名的,用日本俗諺說是睡到床板都下陷的程度呢! 「夜會」從第七次開始便全部是為舞台演出而重新寫的新曲,連音樂也全部新作,像是這次為了夜會便作了三張CD份的曲子;而且美雪還自己擔任腳本以及製作,這大概是作為整體的表現者的一種究極的嘗試;今年的主題是「24時著 ○時發」,一看便知道與車船有關,沒錯就是與鐵路有關,劇本身與宮澤賢治的「銀河鐵道之夜」的形象是重疊的,所以是「夜會流銀河鐵道」,賢治的童話是貧苦孤獨的少年與為了拯救自己而溺死的好友,在夢中搭上了環遊星座列車,而與死者共遊宇宙的奇幻物語;美雪的劇中,搭上電車的是返鄉才能獲得新生的男女,所以在抵達的同時,又開始出發,是一種再生的寓意。 夜會裡的軌道,是人生的軌道,也是擠著想要回到自己誕生的地方產卵的鮭魚的河川的軌跡;美雪是北海道出身的,所以對於鮭魚這種特性尤其熟悉,她說「鮭魚平均在生後四年會回溯到自己出生的河川,而且不會找錯,產卵後結束一生,牠們銀色的身體染成紫紅求偶色,回溯源流之旅,也可以看成是尋死之旅,但是即使牠們的身體在河川上游的石頭縫隙間,因為耗損不堪而告斷氣,但是牠們的靈魂一定也會從卵孵化成小魚而開始游向大海去」,所以她是將鮭魚的生命旅途寄託在「銀河鐵道」,牠們的水路的轍轉,便是主角命運的選擇。 美雪發揮了她固有的慈悲來照顧所有拚命持續旅程的靈魂,然後每個人都可以重新轉生無數次,然後又一起前進、奔走,雖然有些軌道是被鋪好的,雖然人都會想要拒絕被決定的人生,雖然有些人生是無從選擇的,但是人還是想要自己選擇,想眺望軌道外的風景,或許發現一條已經腐朽長草的廢線才是自己的人生;軌道有盡頭,但是盡頭也是下一個人生的開始,要有消失、喪失,才有新生,所以她的劇中的女人是讓自己所愛的男人忘記自己,才能拯救男人的生命,變成不相識的男女又開始一個新的邂逅。 美雪是看鮭魚而有所思的女人,我覺得她的母性愈來愈強,如她所說的「我還沒放棄當女人」;讓我想起我看過一篇非常喜愛的小說「看鮭魚去」,是內海隆一郎寫初老的男人去北海道看鮭魚回溯,因為他年輕時的一位女人常常會訴說回溯的光景是「無數的背鰭刺穿河面猛然前進,即使在水中插上竹竿,也會照常移動而不會倒下去,鮭魚群是如此密集、擁擠,還有擦過岸邊回溯的巨大的魚影」,河川像是全般都隆凸起來,鮭魚從河口逆流而擠過來,好幾層相疊的背鰭,那種拚命的生理以及散發出的荷爾蒙,連河水都腥臭起來。 看鮭魚的男人是因為戰爭而變成半個精神上的廢人,但是他也因為回溯到那女人的家鄉的北海道,才知道那女人返鄉為自己生了一個已經長成人的孩子,同時也讓一個無家可歸的少女黏上自己,像是換得另一條新生的小魚,所以不僅是女人,連男人也應該自己胸中有能回溯的河川! 頁面播放的曲目是「DOORS TO DOORS」,按esc可停止。 DOORS TO DOORS               扉の鍵は はじめから無い 開けてみても辿り着かぬ 違う部屋 房門的鑰匙一開始就沒有, 打了開來卻進不去,幻化成其他房間。 DOORS TO DOORS, DOORS TO DOORS ここは どこへ続く DOORS TO DOORS, DOORS TO DOORS ここは どこへ続く DOORS TO DOORS;DOORS TO DOORS, 這裡到底和哪裡連接著? DOORS TO DOORS;DOORS TO DOORS, 這裡到底通往何處去? 近道 細い道 くぐり抜けて通り抜けて くぐりぬけて 通り抜けて ドアを開けて道を開けて ドアを開けて道を開けて 通らせてよ 帰り道はどこのドア どこのどなたが とおせんぼするの なぁぜ 捷徑;小路,小心穿過;小心通過。 開啟門;開啟道路,開啟門;開啟道路。 求你讓我過啊,能回去的路到底在哪個門之後? 不知何方神聖為何要千方百計的阻撓我。 DOORS TO DOORS, DOORS TO DOORS ここはどこへ続く DOORS TO DOORS, DOORS TO DOORS DOORS TO DOORS;DOORS TO DOORS, 這裡到底通往何處去? DOORS TO DOORS;DOORS TO DOOR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