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瑞文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舊名宋竑廣
  • 326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提問的她劇情小說第二章 質問

質問 說到北海道兩大民營媒體,就非SBS跟JBC莫屬了。這兩家媒體各有其廣播跟電視部門,製作新聞、廣告、連續劇、深夜DJ廣播等等多樣化的節目,彼此競爭著各類節目的第一名。 為了和位於市中心、佔有地利之便的SBS抗衡,JBC刻意在離市中心八公里遠的社區建造JBC HALL,從那裡直播演唱會或脫口秀,以強化節目的吸引力。   在早上十點之前就到公司的綾瀨瑪麗亞,一進電台製作部就到會議室去。裡面的牆上除了到處貼滿的藝人宣傳海報之外,就只有最顯眼的收聽率報告是新的。瑪麗亞把用過的塑膠杯收一收、桌子擦一擦、看看煙灰缸有沒有少,整理一下環境之後,不一會兒,助理導播就抱著一疊腳本進來這裡。 P49. 「早安。今天也請您多多關照。」 「哪裡,我也是。等下12點藝人就要來了是嗎?」 「嗯。」 「聽說她的任性是有名的呢,.......那個今天要來的藝人。」 「沒關係,不早就習慣了嗎?」 「綾瀨小姐果然是老手啊。」 「是啊,我算資深員工。」 被助理導播稱之為老手的瑪麗亞,今年已經三十五歲了。她在JBC廣播課工作了快十三年,每當人家這麼稱呼她的時候,她總覺得這是一種挖苦,感覺不太愉快。因為在JBC十三年來,不管是黃金時段的新聞或大人物的訪問等等重要的工作都沒她的份;平時只有照著腳本在預定時間內說話這樣的事可以做而已,一會兒忙常態性節目的直播、一會兒忙公開錄音,簡直就像個廣播員雜工。 P50. 為了怕意外狀況發生,每個廣播員平時都會多加練習,而瑪麗亞還特別去撿別人丟掉不要的腳本作練習用,假設是自己要唸的讀了一次又一次。可是之前有廣播員不能來訪問重要的政治家的時候,電台卻找了晚她五年進公司的後輩代打,沒能讓她這個老手好好發揮。 「老手嗎.......」 這份工作能做到什麼時候呢?瑪麗亞這麼想著。電台裡沒有非自己不可的工作,哪天公司換個人來做也不會有什麼影響。    聽到導播在走廊大聲叫工程師的聲音後,瑪麗亞知道他快來了,便把會議室的門先打開。  大家各自就坐之後,翻開自己的腳本。封面上頭是看習慣了的橘色,印著節目的標題:『JBC MUSIC TEATIME』。播放時間.星期天下午兩點過後四個小時。現場直播。地點/JBC HALL。贊助/MAPLE化妝品.明治造酒.荒井書店。  P51. 「今天是暑假最後一個禮拜天,來參觀的學生特別多呢。」 導播一邊擦汗,一邊性急地翻著腳本。 「就跟平常一樣,先介紹排行榜前二十名;中間插入直播現場,前田先生另外還會去濱海公園那裡STAND BY;第十名之後就由在JBC HALL這邊的三原先生跟綾瀨小姐繼續播報。」  在星期天下午播放的『JBC MUSIC TEATIME』是由總主持人前田俊哉來打頭陣。前田不僅節目收聽率高,還出過兩張唱片,每次在公開播送的現場都有許多中學生跟他要簽名,是很受矚目的一位名人。 「等到播天氣預報跟路況的時候就可以再回到JBC HALL這邊來。今天的特別來賓是麻生貴子,她馬上就要發新專輯了,她會來唱她的新歌『羊的話』。她表演之後順便訪問一下現場的觀眾,就找一組學生跟一個年紀差不多的年青人問吧。」 P52. 「學生一組、年青人一位。」瑪麗亞把要訪問的對象寫在筆記本上。至於要怎麼訪問就不用導播說明了,照公式來就好,碰到學生的話就會暑假怎麼過的啊、去哪兒玩啊之類的問題就很夠了;要是受訪對象帶了朋友來,把麥克風拿過去他們就會自己你一句我一句地講個不停,更不用費心設計訪問題目。至於年青人的話,為了避免對方話講太長,無法在預定時間內結束訪問,所以要找個看起來比較沉默寡言的人問。事情差不多這樣就OK了,不需要重覆說明要怎麼做。  「那,就照這個樣子。要麻煩大家了。綾瀨小姐,公開錄音之後,因為接著HALL那邊還有別的事情要用,所以妳盡量讓客人早一點離開,然後橋爪先生......」 在錄音室確認好歌曲播放的長度之後,大家就離開了會議室。唱片公司的業務們在外面看到導播出來,都陸續上前跟他打個招呼。瑪麗亞則拿了腳本到樓下的休息室去。 現在休息室裡面有今天來參觀的學生們,每次自動門一開,他們就想說會不會是前田來了,趕快過去看看。不過瑪麗亞只是一個小小的廣播員,所以進去以後也沒引起什麼騷動。會這樣也是正常的,誰叫這個節目是屬於前田俊哉的呢。 P53. 麻生貴子在節目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就看得出來她人不高興。雖然在主持人前田俊哉面前她還是會對觀眾揮手致意,用她有點鼻音的可愛聲音笑出來,表現出親切的樣子;可是當她知道待會兒前田就會離開,之後不是被他訪問時,就很明顯地心情變差,變得愛理不理的,連歌也唱得死氣沉沉。  「有點狀況的樣子,綾瀨小姐妳處理一下。」 站在舞台後台的瑪麗亞,從耳機裡聽到了導播的指示:等一下訪問觀眾的時候,要盡量讓他們對麻生貴子有好的評價。 跟著卡拉OK的伴唱帶聲音,瑪麗亞聽到了歌曲的一部份:  『他以為羊不說話/其實不論沉默或開口/她的愛都是一樣的/是你不聽我的傾訴....』 「(啊,歌詞好像在說坐在位子上的觀眾喔。)」 P54. 瑪麗亞在想,這些不管台上的人在唱什麼,只顧著自己講話的觀眾,同樣也被製作單位給忽視,不在意他們到底反應如何;擠滿大禮堂的這些觀眾只是用來製造人山人海的假象而已,實際上他們不用花錢就能進來,不會很在意台上的表演內容,說他們像啥都不管、只會一直咩咩咩的綿羊一樣也不為過。 可是等一下不是要訪問這群羊嗎?被訪問的時候總會有些互動吧?那就不能算是只會乖乖聽話的羊不是嗎?其實他們可以回答的答案都是腳本預定好的,而瑪麗亞會照著腳本誘導出製作單位想要的答案,這就是她的工作。觀眾是羊、瑪麗亞也是羊,大家都是照腳本來的。 「(不論沉默或開口,都是一樣的嗎.....。)」  只能說被製作單位決定好的話、不能說自己的意見──其實瑪麗亞會選擇這份工作的原因正是如此。 「三十秒前。」 從耳機裡又傳來導播的指示,瑪麗亞拿正麥克風,走向舞台前方。 「是的,謝謝大家。聽到麻生貴子的新歌『羊的話』,大家覺得如何呢?在現場擠爆JBC HALL的各位,不妨說說你們的感想吧。你好,是學生嗎?跟朋友一起來的嗎?看到大家在麻生貴子唱歌的時候幫她打拍子有什麼感覺呢? 」 P55. 「我覺得這首歌節奏不錯。」 「太好了。」 「我也想唱唱看。」 「麻生小姐,女學生們都對妳讚譽有加呢。聽說您父親也在現場,你好啊,他人在哪邊呢?」 「呃........就在附近而已。」 「那您有來我們JBC大禮堂玩過嗎?」 「沒有耶......。」 「好像有點緊張的樣子。今天您到這裡現場演唱,感覺如何?」  「那個......」 「您父親剛才一定專心地看您表演吧,可惜我剛剛在後台不能看到您的風采,那麼就謝謝您了。待會兒現場會有麻生小姐簽名板的抽獎活動,麻生的爸爸,一定要抽中喔。接著請進廣告。」 P56. 「接下來進行下一段訪問。」 耳機裡傳來導播的指示。 在瑪麗亞翻開腳本、查看新專輯發售日等資料的時候,她眼角瞄到麻生貴子突然離開了舞台、連妝都卸了,看樣子不會回來了吧。 耳機裡又有指示。 助理導播跑過來跟她說: 「對不起,麻生貴子說她要回去了,麻煩你趕快做個ENDING。」 「十秒前。」  「(又來了。)」瑪麗亞嘆了口氣道。對工作人員來說,藝人的任性早已是家常便飯。這些藝人總是喜歡把大家搞得人仰馬翻,好證明自己夠重要、受歡迎;不過會刻意讓別人看到他們中途離開的,算是比較可愛一點。 P57. 節目正在進行中,不能因為這種小事就受到影響。 「本節目是由,以自然之力守護您肌膚的MAPLE化妝品.明治造酒.荒井書店贊助。不知不覺又要跟觀眾說再見了,剛剛演唱的新歌是由今天的來賓麻生貴子所演唱,她提供了一些簽名給大家作為抽獎的禮物,希望各位踴躍參加抽獎;而在收音機前面收聽的聽眾朋友們,我們會從跟電台點播的聽眾中抽出五位,送給您麻生貴子即將發售的新專輯。 麻生小姐下次一定要再來我們JBC玩喔,有機會再來聊聊天,讓大家多聽聽妳的歌曲。麻生貴子的新專輯9月1日就要發售了,大家要買要快唷。」  「轉給另一個直播現場」 耳機裡又傳來導播的指示。 「『JBC MUSIC TEATIME』本週邀請了麻生貴子跟大家見面,這裡是JBC HALL進行的現場直播,馬上要帶大家到濱海公園的現場,前田先生?你那邊好了嗎?」  P58. 「是的,這裡是前田俊哉。今天是暑假的最後一個星期天,在『MUSIC TEATIME』現場的各位,大家開心嗎?剛剛直播車進不來,我還想說要不要游泳過來呢。」 前田旁邊圍了許多來參觀的民眾,發出了不少尖叫聲。  「HALL這邊結束。」 導播下完指示後,觀眾席的燈光亮了起來,會場開始播放JBC的台歌,而台上的聚光燈已經熄掉了。 為了讓捨不得離開的觀眾們趕快走,瑪麗亞又拿起麥克風走出來,這時台上只有腳燈還微弱地亮著。 「各位各位,在JBC HALL進行的節目已經全部結束了。出口處備有贊助廠商準備的小禮物要送給大家,每個人要回去的時候都可以拿;憑入場時分發的抽獎券,可以到大廳對開獎號碼換獎品。請大家注意一下手上的抽獎券謝謝。」 觀眾們聽到有獎品後,都紛紛往大廳移動了。 「辛苦了。」 P59. 台上的技術人員開始收拾東西,瑪麗亞把麥克風交還給他們後,便走員工專用的通道回去公司。離開的時候,她在心裡問了自己一個沒有人聽到的、小小的問題: 「(今天一樣沒跟任何人說上半句話,這樣就好嗎? )」 每個禮拜二晚上十點,綾瀨瑪麗亞都會主持一個現場直播的音樂節目。在節目進行的五十分鐘內通常會放七首歌,中間還要唸聽眾寄來的明信片約三十張左右;內容以十多歲的學生族群為主要的客層目標。 下午到公司輪班,錄完廣告跟天氣預報等等的雜事後,節目要用的明信片就送到公司了。之後工作人員會大致粗分一下,把要點播跟有附內文的信件放到山川導播桌上。 晚上九點,經導播揀選過的明信片會跟腳本一起送到會議室裡,然後廣播員便帶著它們進入錄音室。這時副調整室只剩下技術人員在裡面作業。 P60. 在錄音室裡把要唸的明信片照順序排好之後,接著唸一唸用簽字筆圈起來的部份,最後再確認一下有沒有播送禁止用語或歧視性文字。 在節目播出前二十分鐘內,會再集合工作人員一次,核對cue sheet(廣播節目的進行預定表,寫有在製作上必要的指示與各段落秒數。)上面各段落的秒數正不正確。 對瑪麗亞來說,這間位於JBC大樓十一樓、築有厚厚的防音壁,跟副調整室也只有相接一面厚厚的防音玻璃而已的錄音室,是最能讓她感到安心的地方;待在裡面,有一種自己真的不會再跟任何人說話的感覺。 誰都不想搭理的話,到人煙絕跡的地方就行了,只是也不可能這樣;而如果身邊都沒有人在,那遲早也會因為眷戀而主動去接近人。這個軀體,如果不是待在有人的地方,早就因為對人的懷念而失了心了。 這裡能說的話,全部都是由玻璃窗對面的人們所決定的,像是腳本上排列的單詞或手冊上的示範段落等等,瑪麗亞只要把它們朗讀出來就好了,一切無牽無掛;就像消失在天空遠處的電波一樣,不留下任何痕跡。 「只要照這樣一直朗讀下去,就能守住自己的心。」她如此相信著。 P61.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瑪麗亞總覺得這種封閉自我的狀態要再多加防範,感覺心中的彼方被提出疑問,有種即將破曉的預感──儘管她還不是很懂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MUSIC SQUASH』。今天星期二大家在空中相會的對象,就是我──大家的女神.綾瀨瑪麗亞耶~聽眾朋友你們好嗎?」           電台為了宣傳方便,為DJ們設計了不同的特色。製作單位在當初討論這個節目的企劃的時候,就決定在瑪麗亞的本名上作文章,把她設定成大家的女神以為號召。雖然自己的名字的確是和聖母瑪麗亞一樣,跟女神可以扯上點關係。可是瑪麗亞覺得,要說女神應該是八重那樣子的人才算吧,她不懂祖父為什麼要給她取這名字,他又不是基督徒。反正,不管因此對她有什麼期待或失望,她都懶得理了。 作為電台主持人,那樣的宣傳口號雖然自己講得很順口,好像是自己要講的東西一樣,不過就連名字也只是腳本寫好的東西而已,說是個人特色也頗怪。 「人家瑪麗亞呢,上禮拜遲了一步去海邊玩,才一天的時間就被曬成小麥色了,肩膀跟背都好刺痛喔。好~痛~啊,被曬到脫皮的地方好像開始劈趴劈趴地裂出聲音了呢~~~~!」  P62. 都已經三十五歲了,實在不該講什麼『人家是瑪麗亞耶』這種話,不過從十年前開始主持這節目以來,腳本就是這樣設計的。 「今天晚上一樣也要介紹很多很多的聽眾來信給大家,首先是現年十六歲、松村高雄先生的來信:  『晚安,瑪麗亞小姐。您的節目我平時都有收聽。暑假馬上就要結束了,接著就要為考試作最後的衝刺,不過即使是這麼忙的現在,您的節目MUSIC SQUASH對我來說仍是特別的,我還是要收聽。我如果考上的話,有三件最想做的事情:第三名是到瑪麗亞的節目參觀、第二名是跟瑪麗亞作近距離的接觸、第一名是帶瑪麗亞到迪士尼樂園玩。』」 對這名十六歲的少年來說,綾瀨瑪麗亞是一種什麼樣的東西呢?可能是被他的期待所創造出來的、為了他而存在的一種幻想中的角色吧。長久聽廣播下來,少年的耳朵裡已經飼養出了一個、絕對不會拒絕他任何要求的瑪麗亞;是一個順著他的期望而生、單單只回應他的希望,歡迎他所有想法的一個溫柔女人──好像嬰兒所想像的活洋娃娃那樣,除了在嬰兒的小腦袋之外都不存在的一種東西。 P63. 雖然瑪麗亞可能並不如少年期望的那般,不過也沒必要把真心話說出來。  「哇~高雄先生。你在聽嗎?真的呢,我也好想去迪士尼樂園喔~瑪麗亞我都沒去過呢,哪一天一定要帶我去唷~。」 這些話全部都是在腳本上寫好的,只是要唸得自然、不要讓人覺得照本宣科就行了,光這樣就能當電台主持人。 「下一位來信的聽眾希望我們幫她匿名,說稱呼她愛酒小姑娘就好了。 『瑪麗亞姐姐,晚安。請問妳喝不喝酒呢?我因為未成年所以要用匿名的方式投書,不過重點是我想跟大家報告好喝的日本酒喔。我覺得在日本喝日本酒的人其實不多,但最近爺爺的客人帶來一些日本酒,是長岡縣的小釀酒店出產的,名字叫做蓬萊,很好喝。雖然我想留一點給瑪麗亞姐姐妳,可是我一不小心就把三瓶全部喝完了,所以只能跟妳說是哪一牌哪裡的酒而已。如果能在錄音室裡貼上這種酒的商標,那就算喝別的酒氣氛也完全不同呢。』 P64. 啊,信封裡掉出了酒的標籤,瑪麗亞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遺憾呢。」 這個女孩究竟把電台DJ的錄音室想成什麼了呢?是像舞池DJ一樣還有聚光燈照嗎?還是可以一邊靠著手肘、一邊拿著酒杯慢慢啜飲再講話的吧台呢? 「下一首聽眾點播的歌曲是BERRIES的『ECHO』。」 從必須一直盯著的cue sheet抬起頭來看看錄音室四周:低矮的天花板上,有盞內嵌式的螢光燈很傷眼;而約四疊半褟褟米大左右的地板,上頭的毛氈被拖來拖去的器材給磨得傷痕累累。除此之外,四面牆上的白色防音板則佈滿了規則排列的小孔。    從防音板的縫隙拉出的一條纜線,除了多餘的部份盤在地上之外,一直延伸到麥克風這邊來;黑色的麥克風上頭有手寫的白色文字:JBC。 P65. 在錄音室裡的木桌包有一層伸縮布,上頭的金屬小盒有ON和OFF開關、ON AIR燈、TALKBACK(麥克風靜音)按鈕等,感覺一切任憑DJ操控,不過這些實際上是由玻璃窗對面的調整台在處理。 「小綾瀨,還有三張明信片要唸,可以唸快點嗎?劈哩趴啦地快點唸完。」 從頭戴式耳機裡聽到了山川導播的指示。 負責這節目的山川導播,不過是誰他都喜歡在人家姓名前加個小字,瑪麗亞以為這是演藝圈流行的風潮。 從耳機裡可以聽到一些自己的回音。因為錄音室吸音效果不錯,所以只會聽到一點點而已。瑪麗亞就這樣對著自己的回音唸下一段稿子,對著剛剛才唸過的聲音唸下一段稿子。 不管什麼時候,都只能在耳機裡聽到自己的回音而已。  「(那些在收音機旁收聽的孩子們也是,除了自己的願望都聽不到。)」 瑪麗亞在想:這樣跟聽眾之間算是相安無事嗎? P66. 九月下旬的時候,北海道的早晨已經冷得寒風刺骨了,山上的樹林也都轉為紅褐色。 位於郊區的大型超市朝日屋,在早上十點開店之前,貨物出入口都塞滿了來來往往的貨車,而JBC的SNG車正試著插隊進去。 「喂,那台是幹什麼的。停下來,擋到別人了。」 「我們是有出入許可證的。」 「到外面去,這裡是要搬貨用的。」 「外頭不是有寫來賓專用的字樣嗎?」 「就算是客人也不能走這裡,好了,快停到外面去。」 「可是.....」 瑪麗亞穿過殺氣騰騰的司機們進到超市內,廣大的賣場裡,走道到處都是裝有生鮮食品的紙箱跟塑膠箱,店員忙著一包一包拆開,把貨品放到架上跟冷藏櫃裡。    P67. JBC的工作人員也忙著把纜線跟金屬箱搬進去。 「你們等一下,那裡不能放東西,會擋到貨車的。」 「不好意思,我們馬上搬走。」 「再拿過去一點。」 「不過插座要去哪兒找呢?」 「不好意思。」 一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地說個不停,一邊趕著把特設舞台給搭起來,在這座三公尺寬的小舞台上,還要擺上寫有『SUPER WORLD』字樣的看板;捆上一束五顏六色的風車、 轉播的器材要放在跟店家借來的辦公桌上面、贊助廠商的鮮豔旗幟要張開來插好、纜線要用膠帶固定起來..........還在弄東弄西的時候,店長卻跑過來說:   「那個.....,你們這樣擺會造成我們的困擾呢,萬一客人被纜線絆倒怎麼辦。」 「安啦,已經用膠帶黏好了。」 P68. 「那樣還是很危險,我們這裡很多客人都帶小孩來的。麻煩你們移到對面的牆壁去。」 「噎?才剛搬過來這裡的....。」 「總之拜託你們了。」 大夥兒一邊注意手錶,一邊拆掉剛剛才貼好的膠帶;瑪麗亞另外提了十個橘色的紙袋過來,裡面裝的都是猜謎遊戲的獎品──因為廠商贊助的關係,所以要顯眼地擺在舞台前面才可以;接著又抱著裝滿宣傳單的紙箱走到入口附近。  有一群來打工的女工讀生還在那裡擺會議桌。 「啊,早安。這張桌子好像不太穩。」 「桌腳的停止閥要押下來才行唷。」 「原來是這樣啊。」 「這些拿去傳單發一發。注意客人不會排好隊過來等你,要積極一點喔。」 「是。」 P69. 助理導播默默地在舞台前面排折疊椅。然後配線都接好之後,工程師在調整台前面呼叫JBC本台: 「TEST、TEST,可以通嗎?正在測試中,不行嗎?現在情形怎樣?TEST,可以的話我們快開始了,TEST,跟我確認一下嘛。」 助理導播到後台去確認電池有沒有電。 同樣在舞台後面,瑪麗亞正試著要把腳伸進恐龍裝裡面去。這套裝扮是從兒童節目借來的,不知道有多少人穿過,內裡都是令人窒息的汗臭味;她費盡苦心才把背後的拉鍊拉起來,手忙腳亂的樣子都被來往的店員給瞧得一清二楚。 距離開店時間越來越近,店員們也加快速度整理賣場,棄置在地板上的菜葉跟空箱都被收拾得一乾二淨。店內開始放音樂,擔任櫃台的店員也陸續就位。 早上十點。自動門前面的『開店前請稍待』的牌子被移開。站在外頭飽受北風吹襲的客人魚貫而入,幾乎都是女性的她們人手一籃,目光也注意到了JBC特別設置的舞台。 P70. 「健太郎(名諧星)好像還沒來嘛。」 「不就在那邊嗎?剛剛半小時前還有看到。」 工讀生一一把傳單發給顧客,上面有今天電台會做現場直播的消息以及其他的特賣商品介紹。 電台每個禮拜都會做一次現場直播,還會請東京來的諧星給大家作跟商品有關的脫口秀。像這樣的節目在前一個禮拜電台都會先做預告,事先知情的客人知道這是直播,多半會穿金戴銀,全身金光閃閃地出現在現場;至於其他不知情的客人碰到這種情形,則會因為自己沒化妝而慌張地站到遠處,甚至躲到陳列架的後面鬼鬼祟祟地偷看。 瑪麗亞戴上這個看起來又笨又呆的恐龍頭,拿著一束氣球在店裡來回走著。附近多是新興社區的這家超級市場,客人多半是親子一起過來的,拿氣球去吸引小朋友,也會順便把他們的父母引來。  P71. 訪問過幾個人之後,其他在遠處的小朋友看了也想來拿氣球,紛紛過來接受訪問。像這樣在節目開始之前先幫忙聚集人氣,就是助理導播主要的工作內容。瑪麗亞跟平常一樣,作些重覆的訪問;她走到賣蔬菜的地方,那裡有個拉著媽媽衣服、看起來差不多是四歲的小女孩。  「你好。來買東西嗎?」 這種質問的回答一定是YES。小女孩顯得有點害羞,緊緊地靠著媽媽。 「跟媽媽一起來的嗎?媽媽是不是很溫柔呀?」 又是這種明知故問的質問。小女孩聽到媽媽兩字之後就沒那麼緊張了。 「嗯。媽媽,很溫柔。」 媽媽身邊還有另一個差不多小學低年級左右的小女孩,好像有點吃味,似乎覺得怎麼都在訪問妹妹而已,羨慕地靠過來。瑪麗亞馬上把麥克風遞到她前面。   「旁邊的是姐姐嗎?讀幾年級呢?」 「二年級。」 媽媽用有點嚴肅的聲音鼓勵小孩答話: P72. 「佐和子,回答要清楚一點。」 知道名字的話,要訪問就更容易了。 「佐和子小妹妹嗎?有沒有聽過廣播?」 瑪麗亞相信對方一定會回答YES,所以才這麼問。 「有啊。」 「那,知不知道,『SUPER.WORLD』這個節目呢?」 這個小女孩手上有拿剛剛工讀生發的傳單,上面寫了節目名稱跟今天要直播的事。  「是在那裡做的東西嘛。」 小女孩的手指向舞台那邊,手上拿著氣球的瑪麗亞繼續誘導她的答案: 「對對對,那個就是今天特別設置的舞台,馬上節目就要開始了。那給妳們兩個人氣球,來,一人一個。」 瑪麗亞講話的時候都會特別強調氣球這個字,一個三歲左右的小男孩聽到之後,便往這邊走了過來──小朋友過來大人就會跟著過來,這樣就不用特別跟他媽媽宣傳了。小男孩稍微伸高了手,似乎是想要抓氣球的樣子。   P73. 「想要氣球嗎?媽媽在哪裡呢?」 想要氣球的小男孩大聲地叫媽媽。 「ㄑㄧˋ ㄑㄧㄡˊ ㄑㄧˋ ㄑㄧㄡˊ ㄑㄧˋ ㄑㄧㄡˊ」 聽到兒子快哭出來的聲音,媽媽從賣場的另一邊小跑步過來。 「媽媽來了呢。你幾歲呢?」 小男孩用臉頰摩著好不容易到手的氣球,不過一聽到問題就馬上伸出三根手指頭。 「三歲嗎?回答得很好呢。這位媽媽,知道健太郎的『SUPER.WORLD』嗎?」 通常媽媽聽到孩子被稱讚,心情都會不錯,所以對這種絕對能回答得出來的問題也會自信滿滿地點頭答說:  「知道。」 「等下節目就要開始了,請你們一定要過來看看唷。」 十點十五分的時候,女店員們一陣騷動,健太郎從店裡的接待室出來了。 「是健太郎呢~」 P74. 「果然當過偶像的,很吸引大家的目光。」 「哪裡?人家想看健太郎。」 『恐龍』一邊發氣球,一邊到處囔囔:   「健太郎就要到了,大家知道嗎?」 喊著喊著,瑪麗亞在廣闊的店裡又跑了一圈。 十點十五分,在特設舞台前的導播利根先生拉高聲音。 「各位,節目還有五分鐘就要開始了,等一下健太郎會出來跟大家問安,希望大家也能大聲地回應他。我們先來練習一下,早~~安~~。」 客人們零零散散地回話:  「早...... 安.....」 「大家再有精神一點,大聲地說看看。」 「早安!」 「好,希望等一下可以跟現在一樣,那麼要正式來囉。」 本台錄音室正在直播,那裡總主持人的聲音已經從兩側喇叭播出來了: P75. 「那麼在『SUPER.WORLD』開始之前呢,先來一段『健太郎到店訪問』的節目。今天要麻煩朝日屋的朋友了。健太郎,請。」 健太郎口才便給地出來說話了。 「大家早安~」 一聽到健太郎出聲,導播利根馬上指示客人跟著動作。  「早安。」 跟原先安排的一樣,客人們都大聲地回答。有這樣的鼓舞,等下健太郎要作訪問也應該沒問題了。 現在店內的焦點都集中到舞台上面,恐龍的任務已經完成。瑪麗亞脫掉恐龍頭套,深深地喘了一口氣,享受一下賣場的空調。現在雖然是寒風刺骨的秋天,可是穿著這身笨重的恐龍裝,熱得都不知道流多少汗。待會兒還有工作要作,直播結束後要當簽名會的主持人跟發獎品,所以先到旁邊待命。 在佈景後面把恐龍裝脫掉後,瑪麗亞到樓梯間打算抽根煙。她呆呆地看著放在那裡的店內指示牌,嘴裡唸著不知唸過多少次的口條練習: 「紅宣紙、綠宣紙、黃宣紙。在菊花的季節裡歸國的正經記者,要拿可以換貴金屬的郵票........。」 P76. 「ㄎㄨㄥˇㄌㄨㄥˊ先生,你累了?」 一聽到這小小聲的問候,瑪麗亞趕快站起身來。不知什麼時候,身邊來了一個四五歲左右的小女孩。瑪麗亞驚訝地看著小女孩,想說都已經換裝了,怎麼還叫她恐龍先生呢,大概是剛剛脫恐龍裝的時候被看到了吧。 「我不是恐龍先生喔。」 因為手裡拿著香煙,瑪麗亞把手伸到身後去。 「是因為你不會說ㄎㄨㄥˇㄌㄨㄥˊ的話嗎?」 「噎?」 「ㄎㄨㄥˇㄌㄨㄥˊ話呀?」 瑪麗亞答不出這個問題。 自己除了人類的話以外不會說別的──可以這樣明確地跟小孩解釋嗎? 跟小孩解釋:不想聽任何人說話、不想問任何人問題,因而從事這份工作的自己。 這個只有照著腳本、照著預定的問答的情況下才提出疑問的自己。 自己所說的話,絕對不是想跟人類交流才說的──難道,這一點被小孩子給看穿了?  P77. 「作為一個人,妳不會說該說的話。」感覺胸口就要衝出這樣的解釋,瑪麗亞屏住了呼吸。 「ㄎㄨㄥˇㄌㄨㄥˊ先生,有東西要衝出來嗎?/累了?給你這個。」(這裡日文的累跟衝同音,兩句話聽起來一樣。) 瑪麗亞從小女孩的小手接下了:用粉紅色的玻璃紙包起來的糖果。 「謝謝。」 瑪麗亞元氣十足地道謝。光是這一句話,就好像有什麼含意似的....,所以....,自己跟這個小孩算是有過對話、有過交流了嗎?她為此感到恐懼。 P78. *第二章的原聲帶介紹一併歸到下一篇文章:三稜鏡一般的折射 淺談言語的實驗場所「夜會」。 *圖片為日本藝人健太郎(是否為諧星不知),照片來源: http://d.hatena.ne.jp/ean/498801312650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