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瑞文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舊名宋竑廣
  • 326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公告 10月26日將上廣播節目繼續介紹美雪

影片是七日談的MV 夕陽西下 In the Setting of the Sun  何訓田作詞/作曲/編曲 (情人和故鄉都是向主租來的,時假時真。) 夕陽西下 仍在尋找戀人 很久很久了 自從走進挪亞方舟 便永遠離開了戀人 躺在主借給我的情侶身旁 時假時真 夕陽西下 仍在尋找故鄉 很久很久了 自從走進挪亞方舟 便永遠離開了故鄉 蕩在主租給我的村落裏 若暗若明 相關評論: 從音樂看新的心性潮流 何訓田的「準宗教」音樂─朱哲琴《七日談》 文/楊忠衡 探索生命的終極意義,不僅是宗教家的使命,也是哲學、文學、藝術家的永恆課題。踏過無神唯物的歲月,中國人的宗教觀確實曾經出現斷層。隨著生活改善,精神自由空間擴大,中國人逐漸恢復對生命終極關懷的探索,成為文化活動的一股潮流。我不認為人們會無條件延續過往既有思維,在新生代藝術家的作品中,屢屢看到創作者極力在探索路上,自己走一遭。 何訓田十多年來的作品,就是刻畫著現代知識份子探索的痕跡。這些作品與其說是端出一個堂皇不可動搖的答案,不如說是一段尋道者的心路歷程。這樣的作品沒有強加於人的教訓,反而與當代人們渴求生命解答的心靈,激起強大的共鳴。何況,儘管許多宗教已有千年歷史,然而答案果然己有定論? 九零年代初,何訓田推出《黃孩子》,已打出獨樹一幟的風格。揉合古今中外的作曲手法,搭配朱哲琴清亮高亢的嗓音,似乎急欲從塵世濁氣掙脫出來。然而就內涵來說,還是屬民族情感的。了九○年中的《阿姐鼓》,思維卻有大幅躍進。何訓田與朱哲琴乘著急欲超脫的心,來到了天地之交的西藏,大量吸納西藏文化的特質和題材。儘管如此,創作者與演唱者仍畫清它與西藏文化的界線。這是一種誠實。這張唱片推出後極受歡迎,是近代中國音樂中,極少數在藝術獨創性和商場同時告捷的作品。可惜,接下來的專輯《央金瑪》各方面都與前作接近,引起注意就沒有那麼多了。 數年過去,2002年何訓田推出為慶祝「雷峰塔」重修落成慶典所寫的《波羅密多》,表面上,題材和思維和佛教更為貼近,但何訓田依然不鬆口,宣稱這是一部「佛教題材的非佛教音樂」。從這部作品可以看到作曲家一方面欣賞古老的宗教哲學,一方面有自己不受囿限的想像空間。可見,藝術家在尋訪個人心目中的真理時,不到最後關頭,不願輕易依附在既有格局之下。 今年,在多方期待下,何訓田推出與朱哲琴合作的新作《七日談》。內容是連續七天,每日一悟。從第一天的「有」,繼而「情」、「真」、「生」、「善」、「美」到最終悟到「無」,用既像情詩又像偈語的詩句,搭配即興而自由的樂思,最後寂然休止。整體結構的過程,讓我想到佛教禪學優美而智慧的「十牛圖」,從尋牛、得牛、到人牛俱忘、最後返還「無」,有諸多相通之處。然而「十牛圖」的尋心之旅顯得較循序漸進,邏輯環環相扣,外表悠淡曠遠,實則有嚴謹的辯証過程。 「七日談」則表現一種自由而多采的軌跡,明明與東方哲學有密不可分的關聯,但氣質卻像尼采《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一樣,有「風吹哪一頁,就讀哪一章」的瀟灑。在第七日的總結裡,從有詞到無詞,從有序到無序,幾個宗教導師如悉達多、耶穌、默哈默德…也隨機出現在詞裡。好像古今哲人一場愉悅無罣礙的法會。想想,宗教固然穩定人心,卻依然是世界紛亂的源頭。「七日談」所尋覓的境界,豈不比具體具象的宗教更上層樓? 音樂方面,作曲家更專注聆聽自己心裡的內部聲音,型式顯得自由即興,從古老東方的旋律與節奏,到現代史特拉汶斯基般的室內樂處理手法,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顯現作曲家悠遊世界的無垠胸襟。何訓田的作品,看到一種「類宗教」或「準宗教」的藝術正在萌生,它代表的不僅是一種創作潮流,也是中國人心性哲學的新指標。 新鮮碟評 朱哲琴何訓田靈氣再現 《七日談》以東方哲學悟人生 撰文 何重立  亞洲時報   2006/10/10, 週二 上世紀末曾代表公司到上海跟朱哲琴洽談合作製作事宜,結果末有談攏。 2000年11月應邀到上海亞洲音樂節擔任評判,因而結識了評判團成員之一何訓田。所以跟這雙曾打造震驚世界樂壇,以西藏為主題音樂專輯《阿姐鼓》的拍檔也有過數面之緣。 吳楚楚締造傳奇 《阿姐鼓》能夠成為第一張在全球80多個國家同步發行的中文唱片,銷售超過200萬張,創下一個至今無人能及的紀錄,全憑一個人對自己信念的堅持。 終於等到2006年,有《七日談》這專輯出現。他就是12年前出掌國際華納唱片集團台灣分公司的吳楚楚,他當時兼任公司大中華地區音樂製作的總負責人,一力承擔,游說美國總公司,斥資製作一張具國際水準的中國音樂專輯,作全球性同步發行,締造了華人音樂界這一傳奇。 1982年,吳楚楚和彭國華(張小燕已故夫婿)、陳大力一同打造了飛碟唱片王國,當年和滾石並列台灣唱片圈的兩大龍頭,他也是在台灣第一位將唱片與電影做結合,締造雙贏者,他們還將沒沒無聞的蘇芮、王傑、張雨生、黃鶯鶯等打造成歌壇巨星。 後來他們把公司股權及業務轉讓予到台灣發展的國際華納唱片集團,吳楚楚和陳大力繼續在華納台灣分公司效力,至上世紀90年代後期才另起爐灶,成立擎天娛樂。到現在,吳楚楚還活躍在台灣的流行音樂圈,去年還出席台灣推動民歌30年系列活動,重披歌衫,在台上獻聲。 層次多而不雜亂 這些年來,《阿姐鼓》傳奇一直被津津樂道,但繼 1997年的《央金瑪》專輯之後,便沒有兩人合作的作品發行,2002年何訓田推出了《波羅蜜多》,朱哲琴友情客串,唱了其中的《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與《波羅蜜多》,這專輯曾經長時間是我家中週末早上常播的CD。 終於等到2006年,有《七日談》這專輯出現。 何訓田認為音樂在編曲、配器上的空間層次多而不雜亂,所有配器互不干擾,旋律層次分明。以東方哲學為題材的《七日談》,打破單一地域的範疇,從生命角度出發,創作了七首歌曲談論七種思想,即是“有”、“情”、“真”、“生”、“善”、“美”、“無”,製作人何訓田身兼作詞、作曲、編曲,朱哲琴主唱。 從無到有,倆人從2000年開始,以七年時間創造了這一輯音樂。 何訓田認為音樂在編曲、配器上的空間層次多而不雜亂,所有配器互不干擾,旋律層次分明,不以西方音樂的方式結構音樂,因而產生了和以前不同的情調。音樂建基於東西方多元風格,但又不受東西方已有音樂風格所規範。 朱哲琴就是朱哲琴 朱哲琴的聲音表現比之前洗練,也更自然了,沒有大喜大悲,也不過份戲劇性。沉潛10年,她的唱,少了情緒化的表情,多了人情味。 直如介紹文字所言:“七天裹,每天開啟,一個覺悟,當你獲得,苦難離你而去。”覺悟要到那兒,那兒就是覺悟之路;覺悟在那兒,那兒就是覺悟之城。 朱哲琴的聲音表現比之前洗練,也更自然了,沒有大喜大悲,也不過份戲劇性。很久沒有,也簡直不需要去悟音樂了。 “未悟者是大起大落的情緒和無真正緣由的高興、無真正緣由的悲傷。覺悟者的狀態是心靈的震顫、心靈的自在、心靈的平靜之交替和融和。”何訓田如是說。 朱哲琴骨子裏帶著離經叛道的性格,當她在博客上看到歌迷留言“朱哲琴不是東方的恩雅,朱哲琴就是朱哲琴”時,她非常感動。 出人意料的是,虔誠吟唱佛教歌曲的朱哲琴並不信佛,她說“只信愛”。可能就是因為這種執著和純粹,才賦予了她靈性的魅力吧。 《不翼而飛》中唱得像王菲 在《不翼而飛》中,朱哲琴唱得像王菲,特別於嘹亮處更加神似。也許朱哲琴跟王菲一樣變幻莫測、“有”無之間,瞬間不翼而飛。 《伽南香娑羅樹》講“情”,音樂編奏都很出神,到最後遙遠傳來肅穆鐘聲,有如神來之筆。歌詞訴說萬物都有自身的軌道,如果有緣,會偶然與他物並行剎那。 從《夕陽西下》去覺悟“真”,真理若明若暗,真亦假時假亦真。 生生不息,今生今世,縱使所有的人離你而去,星星和樹葉總不會先你而去。何訓田以《了歌》闡釋“生”命。 《七日談》中有一首歌是得自日本禪宗的靈感。《三托歷》來自日本禪宗的傳統,簡單解釋是開悟的片刻。經驗到三托歷,意味著你感覺到和自己以及生命的每一個向度都產生了深刻的連結與合一。 何訓田透遇過音樂引領聽眾進入合一的狀態。透過這歌去領悟“善”,勸世人不要向被施予者透露施予者,施者的再施予是對施者的回報,區分出貢獻與索取。 在《路過地球》中,我們都是過客,要欣賞“美”,得先接受美是幻影。 意料之外的發燒 基督教的《聖經》說上帝上用六日創造地球,以及地球上的一切生物與人類,第七日休息。何訓田與朱哲琴的《第七天》很玄的以“無”去說沒有沒有的東西。 聽罷這專輯,究竟有沒有覺悟有、情、真、生、善、美、無?這要看你選擇怎樣去賞析。當然你可以停留在追求發燒片的層次。 從《阿姐鼓》以來,何訓田與朱哲琴的專輯已成為音響迷的最愛,但這卻是意外的結果。由於何訓田在混音上相當要求層次感,音樂動態起伏大,使得音場變寬,意外造就了音響迷喜歡收藏的發燒片。 至於何訓田本意在追求音樂,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成為發燒友追捧的對像。 《七日談》的發燒效果肯定有水準,對更有要求的發燒友,我會建議你花多數十元買日本JVC製版壓片的K2‧XRCD版,與普通版作AB比較來聽,增加樂趣。 註:作者歷任香港、台灣地區數間著名唱片公司高層要職,現以自由身份在內地為音樂業界提供顧問服務,見聞廣博。 “樂如何”欄目主要為大中華音樂圈的“時事”發表獨到精闢的評論,又或透露鮮為人知的歌星逸事,每星期上傳一次。 風潮音樂企劃部官方部落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